<bdo id="c2e2e"><center id="c2e2e"></center></bdo>
  • <xmp id="c2e2e"><table id="c2e2e"></table>
  • <bdo id="c2e2e"><noscript id="c2e2e"></noscript></bdo>
  • 企業家如何促進共同富裕 劉強東的這個榜樣做的好

    資訊2022-11-23 14:14

    22日,京東集團創始人、董事會主席劉強東在給全體員工的郵件中爆出了“一升一降”兩個消息。

    “一升”是升員工福利,包括:德邦的外包員工轉為自有員工,并給他們繳齊五險一金;拿出100億為德邦在內的所有物流、客服員工設立“住房保障基金”;劉強東本人再捐一個億,和公司資金一起擴充“員工子女救助基金”的規模。

    “一降”是降高管薪酬,提升員工福利公司要拿大頭,但同時為了盡量減輕公司壓力,京東高級管理人員的現金薪酬要降低10%-20%。

    這封信的落款是:你們的東哥。對,正是我們熟悉的那個劉強東。

    劉強東的這封信雖然成為當天的熱點新聞,但仔細一想,這種事發生在京東,雖在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劉強東對員工好,在行業里是有口碑的。京東的很多一線員工都是農村進城打工的,很多人都是一個人擔著一家人的日子,劉強東也是農村出身,他更清楚這些進城打工的年輕人面對的生活困難。當年劉強東提出給他們交社保的時候,很多員工都不愿意,寧肯讓老板把這錢省下來都發到工資里,劉強東做了員工好長時間的思想工作,不能只想著現在賺錢養家,還要想著自己60歲之后怎么辦。

    劉強東要求京東的人資部門,要把福利待遇想到員工的前面去,如果員工買不起房怎么辦,員工遇到大病怎么辦,員工遇到急事用錢怎么辦,員工想晉升學歷太低怎么辦?公司都要想辦法解決。

    人心換人心。京東真心對員工好,員工也同樣是真心地去服務他們的客戶,客戶同樣也會真心地信任京東。很多人應該有印象,服務自己社區的那個京東快遞小哥,很多年都沒變過,和他比和物業都熟,一些商戶連店里的鑰匙都敢留給京東快遞小哥。這種信任、融洽在當前的商業社會里,并不多見。

    促進共同富裕,其中一條很明確的目標,就是要讓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實、更有保障、更可持續。京東有54萬員工,背后就是54萬個家庭,上百萬人的日子。對于很多在三四線城市和鄉鎮工作的京東小哥,每個月有個七八千元甚至過萬元的穩定收入,病了有醫保、急事有基金、退休了有養老金,把日子過穩了,心也就穩了。

    共同富裕也絕不是均貧富,不能要求一家企業的高管和員工在收入拉不開差距,這不符合市場經濟的原則,更為合理的薪酬分配應該是:基層員工收入必須要剛性兜底,高級管理人員的收入可以有彈性空間。劉強東這次在薪酬福利上的“一升一降”,就是要用真金白銀的硬投入把基層員工的待遇提上來,而高管的薪酬福利將來漲不漲,要拿業績說話,有剛性,有彈性。這也是為什么這次內部信傳開了之后,外界普遍叫好的一個重要原因。

    守住底部的剛性,才能釋放向上的彈性。這個底層邏輯不僅可以用在企業和員工的利益分配上,在企業與用戶、合作伙伴的利益分配上同樣成立。

    據說,在京東內部有一條“三毛五理論”,大概意思是如果京東有機會獲取一元利潤,不會全部據為己有,只拿走七毛,另外三毛留給合作伙伴;拿走的七毛,其中三毛五留給團隊,剩余三毛五用于公司持續發展。這條理論當中就有一條剛性的原則,它要求京東必須要給合作伙伴特別是那些上游品牌商留足利潤,不能擠壓他們的利潤空間。

    本世紀最初的那十年里,伴隨著國內房地產火爆,國內的家電業也迎來了黃金十年,但是整個產業鏈大部分的利潤都被渠道商拿走了,家電企業在那幾年基本沒怎么賺到錢。2012年,作為“鯰魚”的京東進入家電零售市場,家電零售渠道銷售毛利率開始收縮,家電企業銷售毛利率快速提升,美的在2012年的銷售毛利率開始超過20%,到2019年疫情之前已經接近30%。品牌商和制造商有了足夠的利潤,就會有錢投入再生產確保穩定的供應、投入研發開發新產品,才能提升核心競爭力。正是有了這樣的正循環,這幾年,中國家電業完全打開了向上的彈性,在全球市場上縱橫馳騁。

    供應鏈基礎設施所發揮的價值遠不止家電業。過去8年來,京東的倉庫數了從82個增加到1500個,快遞、倉儲等物流一線員工從不到3萬人增加到30多萬人,把配送網絡覆蓋到了中國幾乎所有的區縣,這種基礎設施極大地降低了整個社會的交易成本,提升了全社會的供應鏈效率,就是在為全產業的剛性兜底。在這個基礎之上,西藏的農牧民可以把網購的時間從一兩個星期壓縮到一兩天,新疆喀什的果農可以把自家的水果賣到北上廣,全國幾百個產業帶的中小企業可以敏銳地把握市場需求,投入研發打造新品。就在剛剛結束的京東11.11期間,僅成交額環比實現兩倍增長的新品就有1000萬款。

    無論是對員工、對伙伴還是對社會,利益分配的目的都不是為了分蛋糕,而是把蛋糕做得更大。共同富裕不是平均主義,不是劫富濟貧,有先富帶動后富的過程。具體怎么干?京東可以說是給所有的先富起來的互聯網大廠開了一個好頭,打了一個好樣兒!

    看着娇妻被一群人蹂躏
    <bdo id="c2e2e"><center id="c2e2e"></center></bdo>
  • <xmp id="c2e2e"><table id="c2e2e"></table>
  • <bdo id="c2e2e"><noscript id="c2e2e"></noscript></bdo>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