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c2e2e"><center id="c2e2e"></center></bdo>
  • <xmp id="c2e2e"><table id="c2e2e"></table>
  • <bdo id="c2e2e"><noscript id="c2e2e"></noscript></bdo>
  • 博時基金二十大報告投資解析之一—— 實施擴大內需戰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資訊2022-11-22 16:38

    黨的二十大著重強調經濟的高質量發展,提出加快建設制造強國、質量強國、航天強國、交通強國、網絡強國、數字中國,構建新一代信息技術、人工智能、生物技術、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裝備、綠色環保等一批新的增長引擎。

    11月21日起,博時基金將從各行各業角度,解析二十大報告經濟發展的內核。在今日首場的“建設現代化中國”主題中,博時基金高級策略分析師兼基金經理助理劉揚與申萬宏源首席宏觀分析師秦泰博士共同解讀二十大報告,關注高質量發展中的投資機遇。

    劉揚:本次二十大報告的重要主題是高質量發展,實施擴大內需戰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過去十年,我們遇到哪些嚴峻挑戰以及未來應如何去做應對?

    秦泰:從2013年以來,這十年來經濟發展很不同尋常。從國內的經濟改革到我們所面臨的海外市場,從貿易到投資領域的一系列的政策環境都發生了非常深遠的變化。

    從我們國內來看,2015年-2017年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化解了工業品產能過剩風險,2018年的資管新規打破了理財產品剛兌風險,此后的中美貿易摩擦給我們也敲響了警鐘,國內大循環重要性大幅提升。

    劉揚:在二十大報告里面我們重點提了中國式的現代化。中國式現代化有哪些內涵或者未來應如何實現這樣的目標呢?

    秦泰:十九屆五中全會以后,國家非常明確地提出了新發展格局、高質量發展的轉型升級發展要求。具體來說,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際國內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這本身就是高質量發展要求。二十大報告強調我們未來走向中國式現代化,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從戰略角度分成兩步走。

    第一步從2020-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第二步從2035到本世紀中葉,實現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最終目標。

    二十大報告給出了中國式現代化的全新定義,有超越經濟政策、比較先進的理念在里面。

    從宏觀角度,它給出了比較清晰的路徑選擇。我們要去外循環、制造業升級、產業鏈整體不斷地走向高端,這里涉及到國內能否提供有效供給滿足內循環需求。在此格局下,大家關注未來制造業高級化路徑如何去實現?如何去實施?在供需兩側可能會有什么樣的政策含義?這是從宏觀經濟研究中比較關注的視角。

    劉揚:二十大報告也重點提出要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對于金融從業人員來說,有哪些需要去努力的方向?

    秦泰:二十大報告對于實體經濟的強調程度是史無前例的。比如提出堅實的物質技術基礎對于發展中國式現代化非常重要,提出五個強國,再加上數字中國,都指向制造業高端化的政策導向。

    從金融業和實體經濟的關系來看,從廣義角度理解,金融業在任何時期的主業本身都是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個人感覺未來貨幣金融政策會持續堅持脫虛向實,對實體經濟給與更強政策導向支持。

    金融行業要做的事情是回歸主業、聚焦主業,把寶貴的金融資源高效的傳遞到實體經濟的融資需求端,無論是通過間接融資或直接融資的方式,去和實體經濟發展形成相互配合。相信未來貨幣金融市場和實體經濟的關系會變得更加健康和相互促進。

       劉揚:假設未來5-10年,房地產周期性見頂后,有哪些方向有可能會形成對沖?

    秦泰:關于房地產市場的問題,在過去二十年,房地產處于大周期向上階段。為什么今年會呈現出地產需求快速的偏冷?很多三四線城市刺激效果目前相對有限。房地產市場更多可能反映出長期結構性失衡,主要從兩個邏輯上進行觀察。第一個邏輯是現在城鎮化的人口流速在放慢,城鎮化的人口里又形成了比較大規模的單向流動,從中西部地區的二三四線城市向東南沿海省份的一二線城市單向流通。

    但是政策還是從中長期結構優化的角度出發,并沒有說去進行過渡的貨幣刺激,今年的貨幣政策也一直在強調不搞大水漫灌。地產政策今年以來的放松主要針對供給側,對目前的經營進行融資保障。

    第一個方面是刺激地產需求時講究因城施策。在沒有房價泡沫的城市,可以對它進行需求刺激,這些城市因為產業結構,沒有太大的新增人口吸引力,房價相對合理。所以房地產問題其實是比較長期的工業化和城鎮化布局不夠均衡形成的最終結果。

    所以二十大報告沒有改變對于房地產市場長期化的定位。展望明年或者三五年的時間,我們認為地產需求可能會經歷類似L型磨底的過程,可能很難出現快速的反彈。不會去期待出現非??焖俚腣型反彈。L型磨底可能對于現在的經濟結構優化來說是最合理的。

    第二方面是地產需求傳導到對經濟和GDP的影響,中間是通過投資和竣工這兩個環節最終進入GDP的。

    從這兩個環境角度來看,前期已預售的房子能夠給從今年到明后年提供一定程度的緩沖墊。所以未來兩年,保交樓、保復工,可能是我們政策方面能做的,避免房地產周期對于經濟增速拖累太深。。

    當然從地產周期角度來看,需求端比較期待中長期更為優化的工業化和城鎮化政策見效后,再出現比較穩步的恢復。

    整體來說,在我國現在63%左右的城鎮化率的現狀下,還不至于說地產需求已出現長周期趨勢性的回落,中長期可以相對樂觀些。

    劉揚:加快建設新發展格局,實施擴大內需戰略,包括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具體發力點在內需的哪些方向,包括在供給端有哪些短板可以補充?

    秦泰:二十大報告對新發展格局的總結非常精煉。要建設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過去幾年的政策更多傾向于供給側,從現在情況來看,今年是疫情全球大流行以來的第三年,我們看到國內的產業鏈生產韌性要好于海外主要的發達經濟體。未來從供給側角度來看,政策更多的還是去考慮經濟安全的問題。

    從宏觀經濟研究的視角出發,看到的是以經濟安全為基礎。從供給側角度來看有這么幾個體會:

    第一,要避免出現像俄烏沖突之后歐洲國家所面臨的供給側安全風險,即能源供給不足。去年政策非常強調“雙碳”目標,綠色新能源作為新的有效能源供給逐步提升,再逐步壓降化石能源在能源供給結構里面的比例,所以未來首先是能源安全。

    第二,產業鏈從供給側角度一定要完整。因為我們人口眾多,產業鏈現狀比較完整。在未來升級過程中,不能偏頗,需要非常注重完整性、安全性、韌性、厚度,在此基礎上穩步升級。

    第三,要去加快創新體系構建,避免關鍵技術環節領域遭遇卡脖子情況。   

    二十大報告最突出的一點是非常強調需求側,提出要把擴大內需戰略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機結合起來,來增強國內大循環的內生動力和可靠性。因為居民部門是經濟需求的基礎,是最終需求的來源。居民部門的需求簡單來說分成三塊,一塊是比較穩定的服務消費,增速是比較穩定。

    第二塊是對于地產的需求。第三塊是商品消費需求。所以未來我們認為經濟政策在需求端,比過去一段時間要更大程度去發力。共同富裕將是未來消費發力的保障。根據二十大報告的精神,要增加勞動報酬在整個經濟產出在分配這一側,勞動報酬的比例要提升起來。意味著未來一個階段政策主要的著力點在于擴大中等收入群體的規模,提升中等收入群體的收入水平,增加勞動報酬在整個GDP里面分配的比例。

    劉揚:如何看待消費,實施消費升級?

    秦泰:如何去實施消費升級,更多需要把它放在共同富裕的問題里面去通盤考慮。二十大報告里講的是對于消費升級更加前置的政策構想和安排。主要的消費主流人群是中等收入群體的人群。二十大報告里對于共同富裕、擴大中等收入群體的規模、增加中等收入群體居民的收入、提升勞動報酬在GDP里面的占比等方面提的比較明確,包括堅持多勞多得,鼓勵勤勞致富。

    把中等收入群體的收入預期改善起來之后,我們相信消費的升級是自然而然出現的結果。

    國內經濟大循環離不開消費升級。二十大報告特別強調擴大內需要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機結合起來,增強國內大循環的內生動力和可靠性,我們認為恰恰是對于消費升級問題更為系統性的分析和闡述。

    看着娇妻被一群人蹂躏
    <bdo id="c2e2e"><center id="c2e2e"></center></bdo>
  • <xmp id="c2e2e"><table id="c2e2e"></table>
  • <bdo id="c2e2e"><noscript id="c2e2e"></noscript></bdo>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