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c2e2e"><center id="c2e2e"></center></bdo>
  • <xmp id="c2e2e"><table id="c2e2e"></table>
  • <bdo id="c2e2e"><noscript id="c2e2e"></noscript></bdo>
  • “幻想”與“迷狂”:三位“炒幣者”的自述

    張銳2022-11-20 18:13

    經濟觀察網 記者 張銳 近期,隨著比特幣價格的劇烈波動,“炒幣者”群體再度受到市場的廣泛廣注。

    所謂“炒幣”,從字面上來講,它被參與者定義為一種“投資、交易”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行為;而從行為動機來講,它也被賦予了可能實現“一夜暴富”、“階級躍升”的意義。

    在中國,參與虛擬貨幣投資交易活動并不是一件被鼓勵的事,并且承擔著擾亂金融秩序的法律風險,以及當事人很大可能會在頃刻之間,面對財富清零、血本無歸的至暗時刻。

    踩在灰色地帶、隱匿的交易,既高調又低調,是所謂“幣圈”人士的一個縮影。10月中旬以來,大概一個月的時間里,“埃隆.馬斯克收購推特”、“幣安全資收購FXT”、“FXT申請破產”等一系列消息,引發了虛擬貨幣市場劇烈震蕩,有人因此狂歡,也有人因此想跳樓。

    他們是誰,如何以及為什么“炒幣”?近期,經濟觀察網記者采訪了參與過購買比特幣、以太坊、狗狗幣等虛擬貨幣的在校大學生、深圳上班族,以及一名司法行政系統的公務員。

    那么,應該如何理解“投資”虛擬貨幣的行為?

    2013年12月,中國人民銀行等五部委發布《關于防范比特幣風險的通知》表示,從性質上看,比特幣是一種特定的虛擬商品,不具有與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應作為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但是,比特幣交易作為一種互聯網上的商品買賣行為,普通民眾在自擔風險的前提下擁有參與的自由。

    2017年初,“火幣網”和“幣行”等多家比特幣交易平臺負責人被監管部門約談。同年9月,中國人民銀行、中央網信辦等聯合發布《關于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明確,代幣發行融資是指融資主體通過代幣的違規發售、流通,向投資者籌集比特幣、以太幣等所謂“虛擬貨幣”,本質上是一種未經批準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為,并表示將對代幣發行融資的組織和個人做出清退等安排。

    2021年9月,中國人民銀行、銀保監會等聯合發布《關于進一步防范和處置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通知》再次明確,虛擬貨幣不具有與法定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虛擬貨幣相關業務活動屬于非法金融活動;境外虛擬貨幣交易所通過互聯網向我國境內居民提供服務同樣屬于非法金融活動;參與虛擬貨幣投資交易活動存在法律風險。

    11月19日,一位在深圳參與數字經濟研究的學者接受經濟觀察網記者采訪表示,類似比特幣這類“幣”在我國不被認為具有貨幣屬性,僅屬于加密資產或者數字商品,投資買賣行為不被法律保護,可能會因為違反公序良俗而被視為合同無效,風險自擔,但如果涉嫌擾亂金融秩序,還會受到處罰甚至追究刑責。不過,這位學者也認為,購買比特幣等這類虛擬貨幣,也相當于購買一種數字資產。

    今年5月5日,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官方微信曾推送一篇《比特幣是否具有財產屬性?》案例文章稱,比特幣作為虛擬財產,具有財產屬性,受財產權法律規范的調整。不過,目前比特幣禁止交易流通,沒有市場參考價。

    11月13日,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財政司司長陳茂波透過“司長隨筆”在官網透露,香港證監會已發牌給2家虛擬資產交易所,亦向8家虛擬資產基金管理公司發出牌照,并批準兩家經紀行在綜合賬戶安排下為其客戶進行虛擬資產交易。同時,香港金融管理局正在研究數碼港元,可作為銜接法定貨幣與虛擬貨幣之間的支柱。

    以下為記者根據受訪者自述整理的內容:

    A,在校大學生,取保候審中

    我老家是義烏的,1999年出生,現在鄭州上大學,本科、大四在讀。

    2020年初疫情剛開始的時候,我在微博、微信里看到很多關于比特幣、以太坊的科普內容,算是第一次了解所謂的“幣圈”。

    我雖然是學生,很早就在義烏創業做直播,疫情前兩年房地產行業好過的時候,跟家里一起做過幾個工地的工程,當時身上有大概200萬元左右的現金,之前買股票和基金都在虧。

    我認為虛擬貨幣是有發展前景的,但又不是很懂。一直到2021年4月,我同大學社團的朋友,教我下載、注冊了火幣網,才真正知道虛擬貨幣如何交易。當時,我印象中1個比特幣的價格大約是6萬多美元,1個以太坊的價格大約也是4000多美元。

    最終讓我入場的是一款叫做“shib”的虛擬貨幣,又稱“柴犬幣”,那時候除了比特幣、以太坊,有很多類似這樣被視為“山寨幣”的虛擬貨幣。

    我記得很清楚,2021年5月9日,我第一次注冊火幣網后就充值10萬元(人民幣),得到15037.59個USDT(一種將加密貨幣與法定貨幣美元掛鉤的代幣,1USDT=1美元)。然后5月9日-5月11日,我賬戶的價值從10多萬元(人民幣)變成70多萬元(人民幣),這里面有賺的,也有中間自己再充的,總之感覺就是利潤很誘人、很心動。

    然后是5月12日晚上,我也記得很清楚,shib的價格一直跌、跌、跌,我是新手不懂就“無腦開合約”、加杠桿,10萬、10萬的“懟”進去,到凌晨2:00左右我就“爆倉”了。

    現在回想起來,覺得自己就是一個“韭菜”,看漲、看跌完全憑感覺。后來我媽也給我分析過,說我一開始創業、做事情太順了。他們以前就擔心我會出事,事實上也如他們所料。

    我父母是沒有念過書的農民出來做生意,算是運氣好,總是踩在中國經濟騰飛的點上。義烏大家也知道,早些年遍地開工廠的時候,我父母就在工廠門口賣水果也賺到些錢,2008年的時候,我知道的一晚上就能有三千,這樣的收入在那時算不少了。

    后來這些年兩次房地產行情,我們家當起了“包工頭”。2020年有一段最忙的時候,我們全家包了三個項目,我媽、我爸和我,一人守一個,那年利潤接近有300萬。同年,我們也買了恒大的房子。說實話,整個人是有點膨脹的。

    2021年5月“爆倉”之后,我心里有點不服,想把錢賺回來,所以我把股票、基金里的錢取出來填進去(買比特幣)。之后出現“519”事件,1個比特幣的價格從5萬多美元跌倒2.8萬左右,簡直是“瀑布跌”,我感覺都麻了,資金也快見底,但還是在等它反彈上來。

    那時候5萬、5萬的繼續充值,一下午就沒了。錢對我來說就是一個數字,無非是從股票賬戶轉到銀行卡,再從銀行卡里的錢換成USBT。我都快忘了人民幣長什么樣。

    2021年11月左右,我差不多就開始負債,又不敢給家里講,找理由從家里借了十多萬元還是繼續“炒”,但是玩得比較小,一天虧五六千元左右。因為我平時的資金流水比較大,所以網貸平臺批給我的額度也高,然后直播公司那邊還能賺點錢。后來,我問同學、老師大概又陸陸續續借過小20萬元,網貸最多的時候欠了20萬,每個月還2萬左右。

    2021年12月的時候,我連還網貸也很困難,把自己以前的蘋果電腦、手機都賣了,連耳機也賣了。那時候一直虧,卻不愿意停,覺得自己慢慢懂技術了,對大盤的分析有自己的想法。2022年春節過年,我已經窮得快吃不起飯了,直播的風口也差不多過去了,相當于完全沒什么收入。

    2022年2月份,當時我也想做點什么來錢快,偶然在學校酒吧認識了一群人,他們教我搞“資金盤”(后來才明白涉嫌詐騙、洗錢)。說實話,我也知道開酒吧的可能不是什么好人,但其實也不太真的知道他們到底是做什么的。3月14日,我就進了公安局,在一個小房間里待了一夜。再后來,學校、家里就都知道這個事情了,目前正在取保候審當中。

    其實錢沒了,我和爸媽都覺得以后還能掙,我也還年輕,還有機會。

    我爸爸年輕的時候也賭過,輸了不少,所以他也能多少理解我的心態。今年7月份開始,房地產有些恢復,我們家的工程又開始做,但我確實整個人的狀態確實比較低迷,躺在床上也不想學習,上個月還掛了兩科。

    我還有一個很好的女朋友,在上海念研究生,也是義烏人,我想賺100萬娶她。說實話,心里其實還是想回本,以后讓家里人過好日子。

    現在社會上,大學畢業生985、211都那么“卷”,普通大學生一個月累死累活也就三、五千。我見過一天幾十上百萬的入賬,見過人家一頓飯花普通人一年的工資,真的很難靜下心來上一個月班掙五千塊。進入過幣圈的人,還是相信神話,我也沒有真正離場。

    我爸媽現在對我的期待就是踏踏實實學習,別再折騰了,順順利利把學業完成。

    B,月薪24k上班族:坐標深圳,“感覺隨時會猝死”

    愛拼才會贏,我是福建漳州人,1994年出生。

    2016年,我從西北一所“雙一流”大學畢業,之后在澳門、廣州、深圳工作過,涉及的領域包括航空、物流、房地產,入職的都是行業里第一梯隊公司,目前稅前工資24000元/月。

    第一次知道比特幣是2013年左右,還在上大學,當時好像很多比特幣論壇上就可以交易,淘寶也可以買。

    2016年,我畢業后第一份工作是在澳門,在那里看到過比特幣的ATM機,一種比特幣與美元相互兌換的設備。2017年8月,比特幣從年初的1000多美元飆升到8月飆升至4000美元。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想買比特幣,覺得去中心化、區塊鏈、虛擬貨幣是未來的發展趨勢。

    到2021年3月,我在網上看到一個中央財經大學的教授王福重推薦“狗狗幣”。他的言論有爭議,鼓勵“屌絲”就是要去搏有泡沫的行業,這樣才有改變后代的機會。我也不算是有一夜暴富的夢,但是以后想過有品質的生活,靠工資肯定是不可能的。

    我不是個愛花錢的人,2016年-2018年,我月薪1萬元左右,但所在的公司基本都提供宿舍、食堂,還發衣服,每個月能存8000元左右。當時覺得,這工作很養老,自己待下去要廢,還是決定要闖一闖、拼一拼,人生重要的是體驗。2019年,我跳槽到一家上市物流公司,稅前工資是16000元左右,年終獎大概有8萬元左右。這就是開始“炒幣”前的狀態,大概也有50萬的存款。

    2021年4月,我下載注冊了幣安,一款虛擬貨幣交易平臺的APP。那之前,馬斯克在“喊單”(一種金融投資屬于,通常指由經驗豐富的投資者,公開自己的做單計劃。)。第一次我買了3000元的“狗狗幣”,一開始玩就加杠桿,最開始加三四倍,后來瘋狂的時候加100倍,1%的機會成功也都會想去試試。

    2016年的時候,我就借過網貸,平時有錢的時候也會借網貸,不花、就放著。我喜歡有現金的感覺,我其實很少買東西,就是單純的喜歡錢。我見過五千塊一晚上賺兩千萬的,虧起來和漲起來都沒有底線。我也買過一個(山寨幣),一晚上跌99%,第二天又漲了100倍,然后,我就“栽進去了”。

    直到2021年9月,我重倉比特幣,2萬元、100倍杠桿,賺了20萬并且提現了。當時猶豫過要不要繼續,沒有忍住。10月開始,11月我就一直虧、大虧,基本都是“爆倉”,借網貸、借朋友錢,很快靠當時的工資已經轉不動了。

    11月中旬,我就開始找兼職、想換工作,最高峰的時候,存款沒了,網貸欠40萬,還差朋友10萬元,整個人很挫敗、屈辱,想過跳樓,遺書都寫好了,還拍了照。

    2022年過年的時候,人很疲倦,我沒有再“炒幣”。父母給了我四十萬,幫我清了一些網貸債務,我也換了現在這個新工作,每個月大概還2萬元左右的債。一直到今年11月,我都還一直處于還債的狀態,一些平臺在我還完債之后直接把我的賬戶注銷了,比如支付寶、滴滴。

    10月15日之前,我已經很久沒有炒幣了,還去廣州光孝寺拜佛希望今年能把債還清。但是借錢給我的那個朋友,他的孩子快出生了,我想早點還錢給他,所以又想“搏”一下。

    從10月傳馬斯克收購推特,11月以來傳幣安全資收購FXT,以及到FXT申請破產等一系列消息的出現,整個市場都是劇烈震蕩。過去半個多月時間,我又賺了一些錢,白天上班、晚上幾乎通宵操作,差不多一個星期的時間只睡了10個小時,感覺自己隨時會猝死。到11月12日,我招商銀行的賬戶上收入是95萬元左右,我把債都還完了,把幣安卸載了。

    人生如夢的感覺。最難過的狀態算是也已經過去了,但我不敢給家里人說這件事,其實心里很壓抑,想找人說話,即使最近“賺錢”的這些天,我也有過當初想跳樓的那種難受感。我依然看好虛擬貨幣未來的發展,但如果要我說這段經歷,我很后悔。

     C,70后公坐標西南地區,關注香港虛擬資產新

    我是一名司法行政系統的“70后”基層公務員。我所在的城市,早些年是臨近西部某省會城市的一個小縣城,距離省會市中心大概也就65公里,目前普通公務員的年薪大概在5-10萬元。

    可能因為離省會城市近,我們這里的年輕人很多都喜歡往省會城市發展,讀書、工作,連重要一點的購物行動都去那邊,所以小城市的人們普遍生活還挺趕新潮的。

    我開始留意虛擬貨幣比較早,作為一種投資行為,主要關注比特幣、萊特幣,時間是在2014年、2015年前后,當時的價格相比現在的確算是很低,而且國家也沒有出臺很嚴格的管理規定。我身邊有一些朋友懂“挖礦”,也提示過我風險很大。

    我記得我玩的那段時間,以比特幣為例,價格起伏很大、不穩定。2014年左右,我買的時候價格是1個2700美元,2016年好像跌到過1個900多美元,后來漲到1個3、4萬美元,然后又跌到1、2萬美元。

    2017年、2018年的時候,我也推薦給同部門別的同事買,大部分是下載注冊的火幣網,我們玩得小,也不加杠桿,基本上都沒有買“1個”,而是“零點幾個的買”,因為可以買到小數點后八位,幾百元就可以買。我想,如果是玩得早的人,應該還是賺了錢的。

    在我們單位,可能因為是我帶的頭,有些同事傳言說我賺了幾百萬,其實只有幾十萬。不過,我賣出的時候的確是在高點,當時的價格是接近1個6萬美元,而我買入時大概是1個2000多美元,最近的價格應該是1個16000美元左右。

    2021年9月,國家發文對虛擬貨幣相關交易進行規范化管理,我作為一名公務員肯定也不能再碰這些東西,但我們屬于司法系統,可能因此也不自覺一直比較關注這個東西,并且還是很看好它的未來。

    數字貨幣不像我們的銀行賬戶,一個錢包對應一個賬戶、一個人,它基于區塊鏈的底層技術,查詢、調取不了賬本,無法追蹤。目前,在一些國際交易中存在部分組織不收法定貨幣,而采用數字貨幣交易的情況,這就很容易涉嫌洗黑錢。在中國,數字貨幣的管理是比較嚴格的。

    我最近比較關注的是有關虛擬資產中心在香港發展的政策。關注虛擬貨幣的都值得看看,這個政策宣言里提到,香港正在加快籌備新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發牌制度,同時聯系全球虛擬資產業界,邀請交易所在香港開拓商機。我個人認為,香港背靠祖國,是中國中央銀行數位貨幣即數字人民幣的試點城市,原本就擁有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發展全球虛擬資產中心既是趨勢,也有優勢。所以,我依然還是很看好虛擬資產的發展前景。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廣州采訪部記者
    關注華南制造業領域,包括食品、紡織、家具、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等。
    聯系郵箱:zhangrui@eeo.com.cn
    看着娇妻被一群人蹂躏
    <bdo id="c2e2e"><center id="c2e2e"></center></bdo>
  • <xmp id="c2e2e"><table id="c2e2e"></table>
  • <bdo id="c2e2e"><noscript id="c2e2e"></noscript></bdo>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