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c2e2e"><center id="c2e2e"></center></bdo>
  • <xmp id="c2e2e"><table id="c2e2e"></table>
  • <bdo id="c2e2e"><noscript id="c2e2e"></noscript></bdo>
  • 全文來了!2021年上市公司自由現金流量創造力99強發布

    謝德仁2022-11-18 19:23

    謝德仁等/文  

    自由現金流量創造相關實踐進展 

    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高質量發展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首要任務。”“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深化國資國企改革,加快國有經濟布局優化和結構調整,推動國有資本和國有企業做強做優做大,提升企業核心競爭力。優化民營企業發展環境,依法保護民營企業產權和企業家權益,促進民營經濟發展壯大。完善中國特色現代企業制度,弘揚企業家精神,加快建設世界一流企業。支持中小微企業發展。”

    沒有微觀企業的高質量發展,宏觀經濟就不可能實現高質量發展。那么,微觀企業到底怎樣發展才算高質量發展呢?

    謝德仁從財務視角定義了企業的高質量發展,即企業能夠持續創造自由現金流量和現金增加值才是高質量發展。為更好地了解和促進A股非金融行業上市公司的高質量發展,2021年10月30日,由謝德仁帶領的團隊所研究編制的《A股上市公司自由現金流量創造力99強(FCF Top99)報告(2016-2020)》,由清華大學國有資產管理研究院和經濟觀察報對社會公開發布。

    報告基于“能否持續創造現金增加值,是上市公司是否創造股東價值的唯一標準” 之理念,先行圍繞上市公司自由現金流量創造進行多維度的深入研究,在報告中首次推出了 2016-2020年五個年度的A股上市公司自由現金流量創造力99強(FCF Top99) 榜單。

    在前述報告發布后,我們欣喜地看到,國資委在2022年2月發布的《關于中央企業加快建設世界一流財務管理體系的指導意見》中,明確“建立以資產負債率、凈資產收益率、自由現金流、經濟增加值等關鍵指標為核心的財務邊界”,將自由現金流量納入央企考核的關鍵指標;我們也很高興地觀察到,一些央企提出要建立以自由現金流量、經濟增加值(EVA)為核心的指標體系,要求自己2022年在凈資產收益率進一步“追標”基礎上,實現自由現金流量和歸母凈利潤同步增長的目標,愈加注重自由現金流量的創造; 而一些機構投資者也更加重視基于企業自由現金流量創造來構建投資組合。

    今年,本研究團隊繼續研究、撰寫并向社會公開《A股上市公司自由現金流量創造力99強(FCF Top99) 報告(2021)》,發布2021年度A股上市公司自由現金流量創造力99強(FCF Top99)榜單。與此同時,我們還將另外推出A股上市公司現金增加值創造力50強(CVA Top50)和A股上市公司經濟增加值創造力99強(EVA Top99) 的相關榜單與報告。

    上市公司自由現金流量創造力99強榜單(2021)

    謝德仁帶領的團隊研究制作了2021年度自由現金流量創造力99強榜單。該榜單由清華大學國有資產管理研究院和經濟觀察報聯合發布。 

    表1

    研究方法 

    (一)樣本選擇

    本報告所基于的上市公司統計樣本是按照以下標準篩選而得:

    1、本報告所統計的上市公司為 A 股非金融行業上市公司。

    2、自IPO或借殼上市年份至2021年度末達10年及以上年份。

    標準2說明:如謝德仁(2021)所解析的,自由現金流量的統計與比較分析并不適合一個會計年度等短時間窗口,但從長時間窗口來看,自由現金流量的統計與比較分析是適合的,即累計公司自IPO上市年度或借殼上市年度至榜單年度末所創造的自由現金流量。正常情形下,項目投資活動的現金流出終究會依靠經營活動凈現金流量得以收回并創造其增值,長期的自由現金流量累計之和能夠反映企業的價值創造能力,在同一行業不同企業之間和不同行業企業之間是可比的。經過對美國上市公司和我國上市公司的綜合研究,研究團隊確定研究對象為自IPO或借殼上市年份至榜單年份至少10年,對于IPO或借殼上市年份低于10年的公司,本研究團隊將依據其經營活動現金流量的質量另外研究制作一個高質量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公司榜單。

    3、截至本報告撰寫時(2022年10月),公司近三年財務報表審計意見為無保留意見且無監管機構認定的會計違規事項。

    標準3說明:會計違規事項包括虛構利潤、虛列資產、欺詐上市三種類型。

    4、公司在本報告的榜單年份及之前兩年的年度主營業務處于正常經營狀態。

    判斷依據為,備選FCF Top99的上市公司在榜單年份及之前兩年的稅后營業利潤(不含投資損益和公允價值變動損益等投資活動的損益) 三年累計值大于零且其“經營活動凈現金流量-利息支出-折舊與攤銷-經營類資產減值損失-非付現的股權激勵費用”的三年累計值大于零。這后一標準即謝德仁(2013) 提出的第三個自由現金流量(FCF3),反映企業經營活動凈現金流量的質量是否較高。

    標準4說明:研究團隊希望本報告榜單納入的是那些長期踏踏實實做實業且獲得了高質量發展的公司,而不是那些通過非實業的金融投資賺取到高額投資活動凈現金流入、進而自由現金流量看上去也不錯的公司,為此,研究團隊要求公司實業的主業經營正常且有高質量的經營活動凈現金流量。當然,沒有公司能夠長期通過金融投資賺取高額現金回報,所以,從長達10年以上的時間窗口來看,沒有實實在在的高質量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公司自然無法進入榜單。

    表2

    (二) 自由現金流量創造力的度量方法

    在經過上述4個標準篩選出的上市公司樣本中,研究團隊采用謝德仁(2021)所提出的、具有原創性的自由現金流量創造力指標——凈資產自由現金流量回報率(FCFOE)來進行排序,最終確定榜單年度的FCF Top99名單。

    榜單年度的FCFOE =自公司IPO上市年度(借殼年度)至T年末的年均自由現金流量/年均合并凈資產

    凈資產自由現金流量回報率是站在長時間窗口的上市公司股東價值創造視角看公司的自由現金流量創造力,較好地穿越了經濟周期,保證了同一個榜單年度上市公司之間的可比性,即采用上市公司自IPO上市年度(或借殼上市年度,下同,后面予以省略)至榜單年度末(T年末)所創造的累計自由現金流量除以其統計年份數,得到其長時間窗口下的年均自由現金流量;然后進一步測算上市公司的年均凈資產;兩者相除得到 FCFOE。

    其中,自公司IPO上市年度至T年末年均自由現金流量= (自公司IPO上市年度至T年末累計的FCF+T年末理財產品投資凈額) /自公司IPO上市年度至T年末的年份數

    年均合并凈資產=自公司IPO上市年度至T年末的年末合并凈資產之和/自公司IPO上市年度至T年末的年份數

    FCF=經營活動凈現金流量+投資活動凈現金流量-當期應計利息支出 

    T年末理財產品投資凈額=交易性金融資產+可供出售金融資產+持有至到期投資+短期投資凈額(2006年及以前適用) +長期債權投資凈額(2006年及以前適用) +債權投資+其他債權投資+其他權益工具投資(以公允價值計量的部分) +買入返售金融資產+發放貸款及墊款+其他非流動金融資產+其他流動資產中的理財產品+其他非流動資產中的理財產品+貨幣資金中不屬于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的部分(如定期存款等)

    由于現行的現金流量表未分別披露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和其子公司少數股東的自由現金流量,為統一口徑,本榜單測算FCFOE時采用的合并凈資產包含少數股東權益,但不含合并凈資產中的永續債和優先股。正如謝德仁(2021) 所指出的,從合并凈資產口徑來計算上市公司的FCFOE,也更加客觀和可比,避免了上市公司在母公司和子公司之間騰挪或者“操縱”各類現金流量所導致的弱可比性。

    (三)  數據來源

    本報告的研究完全基于上市公司公開披露的財務報表數據,理財產品數據系本研究團隊手工整理自上市公司公開披露的年度報告,其余數據取自 CSMAR、RESSET和Wind三個公開數據庫。

    對 2021 年度 FCF Top99 公司的初步分析

    (一) 連續六年進入FCF Top99榜單的公司

    表3

    (二) FCF Top99“新上榜”與“落榜”公司

    表4

    (三) FCF Top99公司的排名變動情況

    表5

    表6

    (四) FCFOE較高但不滿足樣本篩選標準而未上榜的公司

    表7

    (五) FCF Top99公司的FCFOE趨勢統計

    圖1

    (六) FCF Top99公司的行業分布

    表8

    (七) FCF Top99公司的產權性質

    表9

    圖2

    (八) FCF Top99公司的上市板塊

    表10+圖3

    (九) FCF Top99公司的地區分布

    表11

    圖4

    報告研究團隊

    2021年度A股上市公司自由現金流量創造力(FCF Top99) 報告由清華大學經管學院教授、清華大學國有資產管理研究院研究部主任謝德仁帶領的團隊研究撰寫,團隊成員如下:清華大學經管學院會計系教授謝德仁博士、首都經貿大學會計學院副教授林樂博士、武漢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特聘副研究員廖珂博士、四川大學商學院會計與金融系講師劉勁松博士、清華大學經管學院會計系博士生史學智、清華大學經管學院會計系博士生朱子陽。 

    聯合發布機構

    A股上市公司FCF Top99 (2021) 報告由清華大學國有資產管理研究院和經濟觀察報于2022 年11月18 日在北京聯合發布。感謝財政部會計名家培養工程、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研究基金(項目批準號為 2020051009)、清華大學中國現代國有企業研究院專項課題(項目批準號為iSOEYB202102)等的資助。

    本報告研究團隊、聯合發布機構均保持客觀中立,不存在任何利益沖突情況。本報告及其中的榜單僅作為學術探討,不作為商業用途。所有權保留。媒體采訪、報道、轉載,請注明出處(謝德仁、林樂、廖珂、劉勁松、史學智,朱子陽,2022,A股上市公司自由現金流量創造力99強(FCF Top99) 報告(2021))。

    主要參考文獻

    謝德仁,2013,企業分紅能力之理論研究,《會計研究》,第2期:22-32。

    謝德仁,2018,培育現金增加值創造力實現企業高質量發展,中國證券報,8月11日,前沿視點,A08 版。

    謝德仁、劉勁松、廖珂,2020,A股公司資本回報支付能力總體分析(1998-2018)——基于自由現金流量創造力視角,《財會月刊》,第19期: 9-31。

    謝德仁,2021,自由現金流量創造力十問,《財會月刊》,第21期:22-27。

    謝德仁、史學智、劉勁松,2022,A股上市公司自由現金流量創造力99強分析(2016- 2020),《財務研究》,第2期: 14-20。

    版權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經濟觀察網立場。
    看着娇妻被一群人蹂躏
    <bdo id="c2e2e"><center id="c2e2e"></center></bdo>
  • <xmp id="c2e2e"><table id="c2e2e"></table>
  • <bdo id="c2e2e"><noscript id="c2e2e"></noscript></bdo>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