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c2e2e"><center id="c2e2e"></center></bdo>
  • <xmp id="c2e2e"><table id="c2e2e"></table>
  • <bdo id="c2e2e"><noscript id="c2e2e"></noscript></bdo>
  • 浪潮與城堡——2022年美國中期選舉

    楊大巍 薛倩2022-11-14 18:26

    楊大巍 薛倩/文

    2022年的美國中期選舉在當地時間11月8日結束投票,最終結果還需要一定時日才能知曉。

    這是和總統大選相隔兩年的選舉,也是每隔四年進行一次的選舉。根據各種民調,大約87%的人認為共和黨能奪回眾議院,60%的人認為共和黨能奪回參議院。當拜登和奧巴馬在競選前的最后一周不斷奔走于各個關鍵州,當民主黨向他們的選民疾呼“共和黨執政之時也就是民主將亡之際”的時候,人們似乎看到了一種紅色浪潮向那些藍色城堡奔涌而至的情景。

    中選概要與議題民調

    中期選舉發生在總統任期的中途,主要選舉州長、議員和其他的地方官員。選舉結果往往為總統的執政業績所投射,所以中期選舉也是對現任總統執政業績所進行的公投。

    由于眾議員的任期只有兩年,眾議院的435個席位全部需要重新選舉。但是民主黨和共和黨在許多地區各自擁有穩定的選票,因而大部分的席位在黨派方面不會發生變化。今次選舉,435個席位中,只有30個席位將由兩黨激烈爭奪。

    參議院共100個席位,議員任期為六年,所以并不是所有席位都需要重選。2022年,由于議員的到期或退出,100個席位中,有34席需要重新選舉。民主黨人對守住參議院,相對來說更有信心,因為在34個席位中,民主黨只需捍衛14個,而共和黨卻須捍衛20個,并且由于目前兩黨參議員的人數比是50:50,而民主黨的副總統同時是參議院的主席,共和黨必須再多奪一席才能在參議院中成為多數。由于兩黨固有的勢力范圍,在34個席位中,只有4個席位會出現激烈競爭,關鍵的爭奪將出現在內華達州、亞利桑那、喬治亞州和賓夕法尼亞州。

    但民主黨大概率會失去眾議院。2022年,是美國民眾感到極度不滿的一年根據11月初的蓋洛普民意調查,只有17%的美國人對國家的發展方向感到滿意。這是自1982年首次進行的蓋洛普中選調查以來,民眾滿意度最差的一次。如前所指,這種對國家方向的滿意度與眾議院的中期成果高度相關。在以往的中期選舉中,當多數美國人對國家的方向感到不滿意時,控制白宮的政黨平均會失去33個席位;而在總統任上的第一次中期選舉中,這一數字高達46個席位。

    從議席總數來看,在總統的第一次中期選舉中,如果感到不滿的美國人超過滿意的人數,把持白宮的政黨平均只能獲得186個議席,而總統的政黨從未獲得過超過204個席位。如此來看,在2022年中期選舉中,民主黨可能將失去超過35個席位。

    拜登作為總統,他在蓋洛普民意調查中的支持率為40%,是自1974年以來在任總統中期選舉中的第二差,也是最差的第一個任期的總統。而自1974年以來,從來沒有一位總統在其第一任期的中期,當他的支持率低于不支持率時,他的政黨能夠在眾議院獲得200多個席位。在歷史上,在任總統的政黨幾乎總是在中期選舉中失去眾議院席位。而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總統的政黨平均會失去29個席位。

    在很大程度上,兩黨的議題是關乎選舉結果的關鍵。

    今日來看,共和黨更多關注民生,民主黨則傾向于理念。通常在和平年代或經濟繁榮時期,民主黨的議題對于民眾具有強大的吸引力,但在經濟衰退的時候,共和黨的議題則更能喚起人們的關注。2022年初,經濟下滑對人們生活造成的影響如此之大,它立刻成為共和黨競選的主要議題。

    除此以外,共和黨的重要議題還包括移民和犯罪問題。由于邊境大量移民的涌入,大城市犯罪率的上升,共和黨在這些議題上皆呈優勢。不過今年6月,美國最高法院推翻了1973年的羅伊訴韋德案的裁決,民主黨也獲得了一個重要的議題。民主黨人支持女性有選擇權,并將這一點作為競選活動的核心,一時贏得許多選民尤其是女性的支持。但隨著經濟和通脹問題日益嚴重,墮胎問題不再是競選的焦點?!都~約時報》聯合錫耶納學院近期進行了一項民調,要求選民選擇國家面臨的最重要問題。受訪者將經濟排名第一,為26%;其次是19%的通貨膨脹,也就是有45%的選民選擇空錢包作為他們的首要關注點;認為民主狀況是這個國家面臨的嚴重問題的人占7%;而關于墮胎,只有4%。

     

    經濟衰退與通貨膨脹

    拜登政府在一年多的時間里,實施各種紓困和經濟刺激計劃,計劃總額高達6.1萬億美元。2020年,美聯儲一直將利率維持在零,同時由于疫情的原因,民眾無法出行,資金大量流入股市。2022年疫情減緩,美聯儲開始加息,資金涌進市場,通貨膨脹開始出現。

    正如克林頓在競選時曾經說過 “傻瓜,一切都是經濟”,現在選民們最關注的仍然是經濟。近幾個月美國的通脹率高達8.3%左右,為40年來的最高值。事實上人們所感到的通脹,遠高于8.3這個數值給人產生的感覺。尤其是食品和油價,價格升高了一倍甚至更多,不僅底層民眾唉聲嘆氣,中產階級也覺捉襟見肘。

    美聯儲在努力抑制通脹肆虐影響的過程中,一年里加息4個百分點。一年以前,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政府不斷印錢發錢、股市堆積了無數泡沫之時,仍然堅持經濟沒有問題,通脹只是暫時的(transitory),拒絕加息。一直等到2022年,人們手中的貨幣潮水一般涌進市場,鮑威爾才開始慌忙加息,可是已經為時過晚。

    曾是奧巴馬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的拉里·薩默斯,早在2021年2月就撰文表示,拜登1.9萬億美元的疫情緩解方案,其規模史上罕見,如此龐大的宏觀經濟的刺激,更接近于二戰過后的方案,而非一般的經濟衰退,會引發我們這一代人從未見過的通脹壓力。文章發表時,消費者物價指數(CPI)為2%。如今,這一數值上升為8.3%。在他的最新文章中,薩默斯再一次宣稱,“美聯儲目前的政策軌跡很可能導致滯脹……并最終導致嚴重衰退。”

    鮑威爾在2021年時,也許預見了今日的經濟困境,然而屈于各種壓力,他不自覺地扮演了美國政治經濟決策者的角色,偏離了美聯儲當初為自己所設立的原則。民主黨過度發放救濟固然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今日的通脹,鮑威爾按息遲遲不動,則加劇了通脹的程度。

    社會治安與邊界安全

    加州在2014年頒布47號提案,將950美元以下的偷竊定為輕罪,2020年又通過SB-82號法案,將950美元以下不造成致命傷害的搶劫也改為輕罪,引得民怨一片。雖然47號提案和SB-82號法案是否促使了犯罪率增長,人們對此看法不一,但犯罪率的增長卻使許多人開始逃離加州。

    在紐約州,2020年1月開始實行取消大部分輕罪的保釋金規定,原因是出于對憲法的尊重和平等人權的考慮(富人有錢支付保釋金,而窮人卻往往付不起)。兩個州的初衷都是尊重人權,對窮人施予更多的幫助和同情,但在事實上,卻會因為降低了人們的守法意識(因為違法的代價幾乎變成了 “零成本”)而無助于降低犯罪率。

    2020年5月的喬治·弗洛伊德事件之后,警察肖文被判20多年監禁,減少警察經費和取消警察的運動席卷全美。此后,各地發生了一系列對大商店的搶劫事件,警察和警衛懾于輿論而不加干涉,任由搶劫在一段時間里愈演愈烈。

    ??怂闺娕_不久前對薩爾瓦多總統納伊布·巴克萊進行了采訪。作為一個第三世界國家的年輕領袖,巴克萊在上任不到兩年的時間里大幅度減少了槍殺案,并且成功遏止了黑幫,成為薩爾瓦多歷史上最受歡迎的總統。他在采訪中的講話坦率而又犀利,幾乎可以成為目前美國社會治安問題和癥結的注腳:

    “美國的問題產生于美國內部,只有來自內部的力量,才能對這個國家造成如此之大的毀壞。那些曾經美麗的城市如芝加哥,現在已變得恍如廢墟。甚至來自薩爾瓦多這樣的第三世界國家的人,比如我,也不會愿意住在那里。這真是荒唐,薩爾瓦多人不愿意住在美國的主要城市,比如洛杉磯、紐約、費城、巴爾的摩,而這在30年前是不可思議的。30年,這些美麗的城市敗壞得如此嚴重,如此之快,只能是人為造成的。

    有許多愚蠢的決定,比如你想吸毒,就給你錢吸毒;你不想工作,就發錢給你;犯罪率高,則減少警察的經費;偷竊,哦,那是輕罪。這些措施本身,就是造成這些問題的原因,現在再用同樣的措施,只能是激發更多這樣的犯罪,如此而不斷的循環往復。這些后果是什么呢,后果就是摧毀了城市、社會和經濟。”

    巴克萊也許失之偏頗,但是他向人們揭示了目前在美國存在的一種傾向:錯誤和犯罪不是受到制止和懲罰,而是會得到寬容和放縱。

    巴克萊也談到美國南部開放邊境的問題,薩爾瓦多700多萬人口,移居或從邊境進入美國的有100萬人之多。除此而外,更有洪都拉斯、委內瑞拉等國的民眾紛紛涌入。不僅會造成美國的不穩定,給民眾增加稅務負擔,也同樣會給中美洲各國帶來勞動力流失的問題。

    9月,德州州長格萊格·阿伯托(GregAbbott)將兩輛大巴的邊境移民送至了副總統哈里斯所在的社區;10月,佛州州長德桑蒂斯緊隨其后,將兩架飛機的難民運送至美國最富裕的小島之一瑪莎葡萄園島。兩位州長此舉誠然是為了抗議邊境的不堪重負,也難免不是出于政治上的考量。而那些富裕地區的民主黨人,一方面譴責共和黨的州長們以難民作為政治籌碼,一方面又驚慌失措地抱怨沒有足夠的資源來處置這些難民。

    能源問題之爭

    如果說經濟和通脹問題,美聯儲和拜登政府皆需承擔一定的責任,美國的能源危機,卻是拜登政府一手造成。

    2021年上任之際,為履行民主黨的環保理念,拜登就著手推行新能源政策。他上任的第一天,取消了與加拿大之間的Keystone石油管道的建設,同時對油田限制許可證的發放和銀行貸款,導致美國油田的投資從2012年的165億美元,降至2021年的39億美元。

    美國是生活在汽車上的國家,汽油價格直接影響經濟和民生。特朗普時期,美國豐富的頁巖油得以開采,不僅做到自給自足,而且還能出口,2020年,全美的平均油價大約在1.85美元左右。拜登在開放新能源的同時,限制頁巖油的開采,而轉向中東和俄羅斯進口石油,導致汽油價漲至歷史最高的每加侖4.87美元。2022年的2月和3月,白宮兩度懇請沙特王儲開采更多石油,以幫助世界經濟,均被沙特拒絕。10月,OPEC擬將降低石油開采,拜登政府試圖說服沙特在中選以后再進行減產,遭到沙特的再次拒絕并將白宮意圖公布與眾。

    作為重要的消費參考指數,油價如同食品,給人切身感受,并且直接影響選民情緒。為降低油價,拜登開始動用戰略儲備用油(SPR)。根據美國能源信息管理局的數據顯示,SPR原先存儲有超過6.38億桶石油。在拜登實施了11個月的各種動用計劃后,7月底的數量約為4.68億桶。到了10月,這個數字剛剛超過4億,并且還在持續下降。油價確實因此舉而降。實際上,投入的戰略用油使得油價下降了大約40美分。然而一般民眾對此并不知覺,而拜登在助選之際,卻僅僅告知民眾油價已經下降?!度A爾街日報》在最近的一篇專欄文章中指出,奧巴馬在2011-2014年擔任總統期間,只選擇了一次使用SPR,是在2011年利比亞石油供應嚴重中斷后,而這一舉動是一次有限的3060萬桶石油。

    新能源是人類發展的方向,然而世界今日仍然在靠石化燃料運轉,而不是靠太陽能電池板,也不是靠風電場,這是一個可悲的事實。為能源制定一個可行的B計劃是值得稱贊的,新能源替代傳統能源是一個逐漸的過程,在此期間,應該二者并行。傳統能源的全面棄用,代價昂貴,對民生和經濟所造成的影響難以為時代所承受。

    文化教育與外交事務

    過去的幾年里,取消文化、警醒運動、批判性種族理論,開始越來越主導美國的意識形態。2021年間,許多雕像被毀壞了,許多電影和書籍被下架,許多有名和無名的教授被迫離開教學崗位。而所發生的這一切,都是由于和左翼主流所宣稱的理念不相符合。

    對此感到荒唐的大有人在,但是很少有人發聲質疑,尤其是在取消文化運動轟轟烈烈的常青藤校。不過勇敢的學生還是出現了。2022年5月,哈佛女學生朱莉·哈特曼,在她的畢業講話中勇敢地反思并譴責了這些年的文化思潮。

    成千上萬的人在她的視頻下留言,校友、大屠殺幸存者、老兵、南美學生,紛紛贊嘆她的勇氣和對這個國家狀況的深刻認識,更有人寫道:只有具備堅強人格的人,才能憑借尊嚴在藤校中生存下來。

    文化的轉折點實際出現得更早。2021年的11月2日,政治素人格蘭·楊金(GlennYoungkin)擊敗了曾任州長民主黨人特里·麥考利夫(TerryMcAuliffe),以共和黨人的身份贏得了弗吉尼亞州州長的位置。不僅如此,共和黨在那次選舉中還贏得了副州長和州司法部長的職位,并且重新奪回了州的參眾兩院。這個長久以來的藍州,楊金和共和黨的勝利是一種前兆,預示著全國范圍內民主黨選民結構將會要出現的改變,而這一改變的主要原因,則在于郊區白人婦女的重新選擇。

    大部分情況下,郊區的白人婦女屬于民主黨的票倉。這群人受教育程度高且生活條件優裕,優越環境下的善良和同情心往往使得她們傾向于同情弱勢群體。她們在許多場合下為弱勢群體發聲,更傾向于將手中的選票投給她們所認為的、代表弱勢群體的民主黨候選人。

    這種情形在當年11月發生了轉變,原因在于民主黨州長候選人麥考利夫堅持認為,家長在孩子的教育上沒有發言權。

    郊區的白人女性對此感到不滿,認為她們被剝奪了對子女的權力和責任。在此之前,批判性種族歧視理論進入了中小學,以至于有些小學生在鋪天蓋地的宣傳之下,生出了作為白人的罪惡感。而出于整個社會對LGBT群體的理解和寬容,中小學同時開始向學生們灌輸性別覺醒的概念。然而在家長們的心里,性別選擇方面的內容,對于幼童顯然是不合適的。家長們開始替子女感到驚慌甚至憤怒。

    這種感受具有普遍性,當弗吉尼亞的家長們出現在校董會上進行抗議的時候,人們看到紐約和加州的家長在學校董事會的會議上陳述著同樣的驚慌和憤怒。今年11月初《紐約郵報》刊登了黑人作家亞當·科曼的文章“我第一次投票給共和黨”,顯示了非洲裔選民和其他少數族裔的選民已經不再作為堅實的整體而歸附于民主黨??坡允鲆簧际敲裰鼽h,從未投過共和黨的票,但是今年他做出了轉向的抉擇??坡霓D向,同樣也是出于不認可民主黨所推行的兒童性教育。他更不能容忍的,是民主黨人盡一切可能,給那些在校董會上提出抗議的家長們貼上偏執狂的標簽。他認為民主黨已經荒唐到,把對兒童進行色情教育的看法當成為了一種政治立場。

    科曼代表了相當一部分的黑人,他們總體來說比較開明,在傳統上追隨民主黨,但同時,又具有堅固的宗教信仰和家庭觀念,在有些觀念上并不認可民主黨。6月,最高院推翻羅伊訴韋德案裁決,民主黨開始將此作為競選議題而大肆渲染??坡械奖幻胺?,他坦言:當我還是民主黨人的時候,我們知道墮胎是生命的終結,墮胎是一個讓人不舒服的選擇,但也不希望政府進行干預。但我們并沒有使用像“一堆細胞”那樣的語言;我們確切地知道那是生命。而今天,左翼已從“pro-choice”(支持選擇)變成了極端的“pro-abortion”(支持墮胎)的地步。StaceyAbrams(喬治亞州州長競選人)等主流民主黨人談論墮胎的時候如此輕率,以至于讓人感到厭惡。我完全不能支持這種世界觀。

    確實,民主黨對于最高院的決定與其說是憤怒,不如說是興奮和鼓舞。這一傳統議題,在民主黨和共和黨之間永遠引起激烈的爭論,并且始終幫助兩黨在人群中爭取選民。民主黨人支持女性有選擇權,并將這一點作為許多競選活動的核心。但是在通脹的時代,將墮胎作為首要問題的人數遠不及關注經濟和犯罪議題。

    最高院6月的決議,并沒有制定法律禁止墮胎,而是將是否可以墮胎的決定權下放到州一級,各州根據各自的律法,決定可否在本州進行墮胎。最高院此項決定是因為,根據其解釋,最高院并不是立法部門。立法屬于國會,所以首先必須由國會立法,最高院方可根據法律來做出裁決。對于那些有此需要的婦女,即使在本州無法進行墮胎,也完全能夠去到另一個州進行。而事實上,在美國歷史中,無論墮胎是否合法,并沒有一人以此獲罪而入獄。

    郊區白人婦女占投票選民的20%,失去這個群體,對民主黨來說會是致命。2022年的中選,假如結果顯示郊區白人女性在政黨立場上發生轉變,那么,我們大概可以推測取消文化已經接近尾聲。如果黑人和少數族裔也開始轉向共和黨,則意味著民主黨在許多議題上失去了民意,民主黨到了亟須反思的時候。

    2021年的8月對于美國也許是一個標志性的時刻,是這個軍事、政治、外交大國風范不再的時刻,而美國在世上所建立起的信譽和威嚴,也許要再經過很長的時間才能恢復。2021年拜登上任后進行的撤離阿富汗的行動,是拜登政府和美國外交史上的一個污點。拜登政府不僅未能在撤離中向曾經幫助過美軍的阿富汗人提供救援和幫助,還由于匆忙,將大量先進的軍事設備留給了塔利班,給阿富汗人留下了一個亂攤子。美軍自身的撤離,混亂而毫無計劃,更毫無尊嚴。

    時間治愈人的創傷,也治愈國家的創傷。當美國人正在漸漸忘卻那場令人蒙羞的撤軍,卻又進入了俄烏沖突。雖然戰爭沒有美國將士的參與,但是武器、裝備、后勤資源、資金,幾乎樣樣離不開美國。從戰爭初始至今,美國向烏克蘭提供了超過180億美元的援助,并且還將繼續下去。然而正如俄羅斯人沒有預料到戰爭會持續如此之久,美國人也同樣沒有預料到。將近十個月過去了,戰爭的結尾仍然不可視見,而民眾最初的正義感也慢慢地變成了焦灼。

    中期選舉之后

    在分析選舉的重要議題中我們越來越發現,民主黨所犯的戰略錯誤,不僅僅是選錯了競選議題,更是由于拒絕傾聽民眾的聲音?!督袢詹ㄊ款D大學》在11月1日刊登文章“什么議題將決定2022年中選”,6位被采訪的教授竟然沒有一人認為會是經濟,而更傾向于墮胎、民主受到威脅、納粹主義的再現等等,實在是令人吃驚。2022年是這樣一個特殊的年代,8.3%的通脹率是40年之最,民眾最直接感受到的是食品價格和油價翻了一番。年輕的美國人從來就沒有經歷過這種巨幅漲價,年長的人也在無甚焦慮的年代生活得太久。而另一方面,從2020年政府發放救濟以來,民眾仿佛更加習慣接受救濟而非工作,懶惰散漫的民風大有蔓延之勢。

    波士頓大學的教授們是民主黨精英的代表,他們似乎只是對于民主這個詞語感覺靈敏,以至于無知無覺于芝加哥市區每個周末令人悲哀的槍殺事件,以及那些關注餐桌的主婦們日益空蕩的錢袋。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羅娜·麥克丹尼爾周日在CNN的”國情咨文”節目中嘲諷到:“民主黨人的狀況是:他們否認通貨膨脹,否認犯罪,否認教育。”

    國家出現經濟上的危機,其實不能完全地歸罪于現任政府,經濟有起有伏是一種不可抗拒的規律。對于民眾來說,政府面對危機的處理和態度無比重要。政治家可以對許多問題輕描淡寫而轉移人們的關注,然而,我們每日看得見、摸得著的食品和油價,不可能也不應該輕描淡寫。盡管選舉在我們擱筆之時還未結束,但最終的結果很可能是民主黨會保住參議院,共和黨以微弱多數奪回眾議院。

    2022年的美國,通脹達到40年最高,物價正在飛漲,治安令人不安,紅藍陣營依然如此鮮明,只能意味著這個國家的分裂比我們所能感知的還要嚴重。

    選民們仍舊更多地追隨著他們的政黨和理念,而非現實。要改變選民們的政治立場,也許需要更加深重的經濟壓力。

    在民調、選舉議題都偏向于共和黨之時,共和黨仍然未能充分把握,雖有其它的客觀因素,更在于缺乏強有力的候選人。佛羅里達應該成為共和黨的方向和希望。疫情兩年,德桑蒂斯為州長的佛羅里達,沒有關閉校園,沒有種種的強制,魄力和能力令人贊嘆。他在社會及文化議題上偏于保守,在學校教育中禁止批判性種族理論,出色地將共和黨的傳統理念付諸其執政管理。

    德桑蒂斯這次以將近70%的選票成功連任,佛州徹底翻紅。曾經是民主黨人的票倉、人口最多的邁阿密-戴德縣也同樣出現紅潮。這一切意味著共和黨的理念,在左傾意識形態高蹈的美國,依然能夠蓬勃生長。

    在民調、經濟、治安等一系列參考系數都不利于民主黨的時候,民主黨依然有可能守住參議院,拜登政府應該為此感到慶幸。不過民主黨應該從今獲取教益,在那些藍色堡壘,紅色浪潮清晰可見,這是選民們對民主黨所做的一種警示。民主黨應該回到煙火的人間,關注餐桌,關注錢糧,關注人們可以安全往返的街道。如果能夠以此為開端,2024年的民主黨,仍然擁有獲勝的希望。

    選舉制度的誠實公正性值得我們的高度關注。2022年的中選,經濟與社會問題如此突出,民調如此分明,歷史清晰可鑒,結果卻與現實相差甚遠。當人們情不自禁地對這一過程和系統產生了懷疑和不信任的時候,這一制度其實已經離崩潰不遠。而民主在這一時刻,已經受到了真正的威脅。

    當然,如果最終是共和黨只贏得了眾議院,而民主黨保住了參議院,那結果也不壞。畢竟,兩黨的權力將因此得到制衡,無論哪一方都無法肆意妄為。股市和金融界可以稍稍舒緩一下,民主黨嚴厲的稅收政策至少暫時將無法得以推行。

    中選行將結束,2024年的大選已經拉開了帷幕。德桑蒂斯很有可能成為共和黨在2024年最強有力的候選人,我們很快會看到特朗普和德桑蒂斯的競爭,也許還會看到拜登的戀戰,因為民主黨在中期選舉中超過預期的成果,大概會讓拜登重又看到希望。美國政壇還將會是精彩紛呈。

    撰寫本文之時,選舉尚未結束,我們只是根據美國的現狀進行分析,援用各種現行數據和歷史史料作為參考,如果一切與今日的分析背道而馳,我們只能向歷史道歉,并對民調及各種數據表示懷疑;我們也將對民眾表示同情,在這個世界上,有時民眾的意愿并不能如愿以償,不過在人組成的世界里,民生永遠應該排在第一位。我們祝這個世界安好。

    (作者為財稅專家,現居美國亞特蘭大市)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看着娇妻被一群人蹂躏
    <bdo id="c2e2e"><center id="c2e2e"></center></bdo>
  • <xmp id="c2e2e"><table id="c2e2e"></table>
  • <bdo id="c2e2e"><noscript id="c2e2e"></noscript></bdo>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