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c2e2e"><center id="c2e2e"></center></bdo>
  • <xmp id="c2e2e"><table id="c2e2e"></table>
  • <bdo id="c2e2e"><noscript id="c2e2e"></noscript></bdo>
  • 英偉達、AMD高階GPU被禁售 國產GPU將迎融資利好

    錢玉娟2022-09-02 10:05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錢玉娟 9月1日,世界人工智能大會(WAIC)在上海啟幕之際,與會的某國產GPU廠商臨時召開緊急會議,通知工作人員在后續兩天的會程中,注意回避與高性能GPU相關的全球供需話題。

    就在前一天,美國政府向英偉達(NVIDIA)和AMD兩家芯片廠商提出“停止向中國銷售部分高性能GPU產品”的消息不脛而走,其中指向的“部分產品”是包括英偉達的A100和H100,AMD的MI250系列在內的四款,應用于人工智能相關產業的高階GPU計算芯片。

    9月1日午間,英偉達CEO黃仁勛通過其個人社交媒體證實了上述美國新令,他表示,將以替代品滿足中國客戶需求,或以申請許可證方式解決問題。

    “斷供高端EDA設備,是卡住供應端,如今又通過禁售部分高端GPU芯片,卡住產品端。”芯謀研究分析師商君曼對經濟觀察網記者說,她發現,美國對中國進行的技術封鎖,漸進式展開且范圍越來越大,“它試圖封鎖我們以后的路,卡住我們未來走向更先進、更高端的人工智能技術領域。”

    貴價又高階的芯片在華限售

    GPU(Graphics Processing Unit的簡稱,為圖像處理器),是由數以千計更小、更高效的核心組成的大規模并行計算架構芯片。在AspenCore資深產業分析師顧正書看來,GPU比CPU(中央處理器)“復雜得多”,也更適用于進行密集型數據處理。

    談及全球GPU市場的格局,顧正書對經濟觀察網記者說,英偉達和AMD是目前GPU計算領域公認的全球領導者,兩者也讓市場呈現“寡頭壟斷”的格局。對此,商君曼認為,上述兩大廠商得益于長期的市場檢驗,以及積累多年的技術水平,不僅在GPU領域“建立起了一定的專利壁壘”,“它們的議價空間、話語權越來越大。”

    在深圳從事GPU芯片產業研究的陳先生向記者透露,英偉達A100 GPU的售價要三千美金左右,“不僅貴,國產還替代不了。”

    不過,在深圳從事芯片貿易相關的姜女士發現,英偉達高性能芯片的市場需求并非持續高漲。“上半年賣了幾百個英偉達A100 80G GPU芯片,成交價6.8萬美元。”她提及,英偉達在今年6月通知對A100 80G GPU芯片漲價20%,“目前6.5萬美元都難成交。”不僅如此,一張英偉達H100 GPU芯片的價格,貴得驚人,“一片不算返點,成本大概2.4萬美金,有多少能用得起。”

    商君曼分析,出現在“新令”中的高性能GPU算力芯片,并非應用于消費電子中,因此其在中國銷售是否受限,并不會給消費者市場帶來過多影響,更多波及的是AI超算、數據中心等相關領域。

    “民用基本影響不大。”陳先生還講到,由于挖礦、炒幣等相關產業在國內的強監管限制下“遷移”海外,導致國內對英偉達的消費級顯卡需求下降,“庫存積壓很多”,反倒是包括自動駕駛、醫療影像設備、智慧安防、邊緣計算等與機器深度學習相關的廠商,對英偉達和AMD的高性能GPU芯片需求高漲。

    “禁售的是帶雙精度(FP64)的GPU芯片。”姜女士覺得,區別于其他商用GPU芯片,目前英偉達和AMD的禁售產品多用在高性能計算機上,她認為,美國的禁售新令目標打向的正是對計算速度、算力能力具有更高標準和要求的中國超級計算機產業。

    兩廠商在華業務將承壓

    受禁售消息影響,海光信息(688041)、龍芯中科(688047)、景嘉微(3000474)、寒武紀(688256)等國內多只與GPU、AI芯片相關的概念股,均在9月1日盤中漲幅超10%,當日收盤均報漲。

    但在美東時間9月1日開盤后,英偉達與AMD股價均出現大幅下跌,前者跌幅曾超12%,而AMD也曾跌超7%。

    “(禁售消息)給國內產業側帶來的,更多是心理上的震蕩。”在AspenCore資深產業分析師顧正書看來,美國政府的舉措會讓英偉達和AMD的業務及經營承壓。

    參考兩家廠商的業績報,其中來自中國市場的營收貢獻愈發明顯。數據顯示,英偉達2021年總營收達248.85億美元,來自中國的營收接近三分之一,達71.11億美元;而AMD的去年總營收達164.34億美元,中國區域帶來營收40.96億美元,接近四分之一。

    商君曼說,兩大廠商對禁售令也表達著態度,尤其是英偉達,在8月26日提交的SEC文件中表示,美國政府新的“許可要求”將對其研發、供應和分銷業務以及收入產生不利影響。

    英偉達在SEC文件聲明中還提及,其8月24日提供的2022年第三財季展望中,有包括中國大約4億美元的潛在銷售額,目前新的許可要求會對其加以限制,“如果客戶不愿購買英偉達的替代產品,或者美國政府不及時授予許可或拒絕向客戶授予許可,英偉達未來的收入和盈利可能會大幅下降,我們的競爭地位可能會受到損害。”

    其實,早在兩款高性能GPU產品在中國禁售前,英偉達就面對著來自于中國競爭者的追擊。國內涌現出不少像天數智芯、壁仞科技、摩爾線程、沐曦這樣的GPU芯片企業,顧正書覺得,即便GPU芯片產業由美國公司壟斷,但國產廠商一直在尋求突破,而今便是技術創新之外的“新的市場機會”時刻到來,他建議廠商們要抓住并利用起來。

    除了一眾概念股公司的股價上漲,一些GPU芯片創新企業在9月1日這天,也不忘抓住機會釋放訊號。

    在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天數智芯面市了首款7nm制程的云端推理通用GPU產品“智鎧100”,天數智芯首席技術官呂堅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談及了,GPU的國產替代與海外仍存差距,“我們不可能在芯片性能上全面超越英偉達。”不過,呂堅平也不忘表達愿景,在英偉達覆蓋的國內95%客戶之外,天數智芯會去挖掘剩余5%的市場空間。

    在一眾國產GPU廠商中,壁仞科技算得上對標英偉達較為突出的一個。為縮短GPU芯片的算力差距,壁仞科技在自研技術、人才儲備和資源調配上都有動作,引人關注的是發生在今年初的一次“挖角”,它將英偉達上海研發中心的負責人、英偉達上??偨浝項畛?,這樣一位在GPU領域深耕了35年的技術老兵納入麾下。半年之后,8月10日,壁仞科技又發布了國內算力最大的通用GPU芯片BR100,以“每秒1千萬億次的計算”算力紀錄,強勢PK起了英偉達的H100。

    記者獲悉,壁仞科技的BR100還在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獲得了最高獎項SAIL大獎,而與之同在獲獎名單的就有英偉達。

    國產GPU新貴或迎融資利好

    不只是頭部的國產GPU企業釋放出積極訊號,觀察我國GPU領域的發展現況,“企業數量、產品都在向上走。”商君曼還看到,GPU市場的投資熱度也是目前較為引人關注的方面,“投資熱起來了。”

    不只是商君曼有此感觸,一位在灣區某半導體芯片產業投資基金工作的投資經理也告訴記者,在英偉達和AMD的芯片禁售傳聞還未塵埃落定時,國內做GPU的十幾家企業中就有幾家融資動作頻頻,“近期頭部幾家又有新的融資動向”。

    公開資料顯示,成立至今未滿3年時間的壁仞科技,至今已經完成B輪融資,其總融資額超50億元人民幣;2020年6月成立的摩爾線程,一年時間就完成了30億元人民幣的融資規模。

    就在今年7月份,天數智芯就對外宣布完成了超10億元人民幣的C+輪及C++輪融資,同月里,另外一家國產GPU芯片企業沐曦也宣布完成了10億元人民幣Pre-B輪融資。

    融資動作本就活躍的國產GPU領域,被認為在禁售消息后,會對當下的產業創新帶來一定的刺激作用。在上述投資經理看來,尤其利好頭部幾家具備高端GPU研發制造能力的企業,“它們會被大家更為關注。”

    針對短時間里拿到巨額VC投資的國產GPU企業,顧正書將其稱之為“新貴”,他覺得,接下來“它們的融資也會更容易些”。當然,前景大好是對行業每一個參與者而言的,這也讓不少人奔著產業熱潮,扎堆沖進市場,同CPU領域一樣,GPU行業也會經歷一個野蠻生長、優勝劣汰的階段。

    顧正書預判,從長遠市場發展來看,“最終存活下來的一般不超過3家。”同樣站在行業的觀察視角上,商君曼也看到了GPU國產化進程加快的現實,但她仍在其中看到了產業仍待突圍的“難點”:整體市場競爭力與英偉達、AMD等海外廠商間的差距,何時跨越?

    當領先的海外廠商被要求禁售高性能GPU,勢必會加速相關產品的國產替代進程,“中國市場讓出了一定的份額空間。”但她覺得,需求驅動加之供應受限下,會倒逼國內一些GPU芯片企業在高階芯片領域有所發展。

    不過,需要明確的是 “差距并不體現在某一家公司身上。”商君曼覺得,當下GPU的國產水平、技術積累甚至是芯片產品的性能、商業化水平等多方面,都需有序提升并縮小與海外廠商間的距離。

    顧正書則對國產GPU廠商當前所走的發展路徑有所分析,“要么走AI應用線路,要么走國產CPU生態線路。”在產品應用落地層面,GPU芯片的客戶和銷量,往往取決于產品本身的設計及市場競爭情況,最終,商用化問題直觀且鮮明地反映出,國產GPU廠商與英偉達們相較存差距。

    顧正書看到,國產GPU生態正在加速構建,特別是“依賴信創產業(信息技術應用創新產業)的發展”,產業數字化相關的算力基礎設施,不再是建設那樣簡單,“可靠且穩定的供給”正在被重視起來。換句話理解,關乎未來科技創新、AI產業發展的CPU/GPU相關品類,我國正在通過技術自主研發與核心產業替代等一系列生態摸索,擺脫“海外供給”這個隨時可能被卡住脖子的選擇。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TMT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并報道TMT領域的重大事件,時刻保持新聞敏感,發現前沿趨勢。擅長企業模式、人物專訪及行業深度報道。
    重要新聞線索可聯系qianyujuan@eeo.com.cn
    微信號:EstherQ138279
    看着娇妻被一群人蹂躏
    <bdo id="c2e2e"><center id="c2e2e"></center></bdo>
  • <xmp id="c2e2e"><table id="c2e2e"></table>
  • <bdo id="c2e2e"><noscript id="c2e2e"></noscript></bdo>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