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c2e2e"><center id="c2e2e"></center></bdo>
  • <xmp id="c2e2e"><table id="c2e2e"></table>
  • <bdo id="c2e2e"><noscript id="c2e2e"></noscript></bdo>
  • 賽道競爭激烈、技術路線存爭議 力量鉆石押注擴產培育鉆石

    黃一帆2022-08-14 20:06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黃一帆 8月12日早盤,力量鉆石(301071.SZ)向漲停板發起沖刺。雖然股價一度沖高回落,截至收盤,當日漲幅達7.81%,公司市值已達282.53億元,后復權每股股價已達468.96元。

    在二級市場表現上,力量鉆石正在展現“力量”。去年9月,在深交所創業板上市后,發行價僅為20.62元/股的力量鉆石,股價一路飆漲,在上市首日漲幅達1112.42%后,兩個月時間內又從185.58元飆升至最高366.64元。

    而在股價不斷走出新高的同時,力量鉆石正在著手進行新一輪運作。

    根據公司的計劃,力量鉆石計劃募集現有股份數的20%、不超過40 億元擴產培育鉆石定增計劃已正式獲批,募集的40億元將用于新建培育鉆石和工業金剛石單晶產能。該定增計劃已于7月31日獲證監會注冊批復。

    記者了解到,力量鉆石已于近日向部分機構進行定增詢價,并開啟路演。機構所看重的是其正處于風口的培育鉆石業務。

    “股價目前非常敏感。”一位參與詢價機構告訴記者,這份敏感不僅源于目前力量鉆石正處于定增的關鍵時點,另一方面,再有一個多月,公司將面臨巨額解禁。這次“小非”共有15.67%股份迎來解禁,力量鉆石股價將承受壓力。

    而反觀當前資本市場吹起的“培育鉆石”風口,實際上公司及行業的處境并不樂觀。

    一位從事培育鉆石制造的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在業內看來,培育鉆石的首飾市場潛力有限,且面臨國外廠商的殘酷競爭。而國內培育鉆石技術包括力量鉆石本次定增投入產能的主要技術主要為高溫高壓法,該技術幾年內可能就會被CVD法取代。

    記者撥打力量鉆石證券部電話,但截至發稿,電話未被接聽。

    定增擴產 競爭激烈

    早在1963年,鄭州磨料磨具磨削研究所造出我國第一顆人造金剛石。

    掌握金剛石制造技術的工程師馮金章決定辭職單干。于是他創立邵園金剛石廠,培育了一批金剛石加工的技術人員,其中就包括力量鉆石創始人邵增明之父邵大勇。

    當時的邵大勇創立了金剛石微粉廠,以生產金剛石微粉為生。2000 年,邵大勇之子邵增明大學畢業后,加入了公司。2009 年,河南省柘城縣為了拓寬金剛石產業,打造金剛石產業鏈,出臺了多項優惠措施。 

    2010 年力量鉆石成立,專注于人造金剛石產品研發、生產和銷售。2017 年 4 月,公司實控人邵大勇因病去世,邵增明也接棒成為力量鉆石的董事長兼總經理。而經過一番重組之后,力量鉆石形成了金剛石單晶、金剛石微粉和培育鉆石三大核心產品體系。

    而目前,培育鉆石業務已成為力量鉆石“最賺錢”的業務板塊。

    根據8月11日力量鉆石發布的半年報顯示,力量鉆石上半年營業收入4.48億元,同比增長105.14%。其中,力量鉆石培育鉆石業務營收2.22億元,同比增長149.49%,毛利率達83.44%。

    此外,公司的金剛石單晶業務營收8106.72萬元,同比增長32.00%,毛利率達57.94%;金剛石微粉業務營收1.36億元,同比增長111.14%,毛利率達52.40%。

    目前,培育鉆石行業供需兩旺,行業持續高景氣度,在達成“亮眼”業績的力量鉆石也在通過定增擴大其在培育鉆石方面的產能。

    根據公開披露,本次定增募集資金投資項目建成后,力量鉆石的培育鉆石和金剛石單晶在目前的產能 16.03 萬克拉/年和 24,671.28 萬克拉/年的基礎上將分別新增加 277.20 萬克拉/年和 150660.00萬克拉/年。

    達產后培育鉆石總產能將達到現有產能(2022年)的5.32倍,達到341.32萬克拉/年;金剛石單晶總產能將達到現有產能(2022年)的2.53倍,達到24.93億克拉/年。

    而增加產能的同時,與之相伴隨的是不低的折舊費用。根據披露,該次定增預計新增資產每年將增加折舊攤銷金額約 2119.00 萬元至 2.88億元之間。

    不過,在擴產之下,力量鉆石在財務上亦存憂慮。

    據濟安金信上市公司評價中心對力量鉆石近兩年財報跟蹤發現,其償債能力、資本結構、盈利能力、規模實力的評級都相對穩定。

    但下滑最厲害的發展能力,由去年的“A”到2022年一季報則直線下滑至“D”,現金流和運營效率均由2021年的“BBB”下滑至“B”。

    濟安金信上市公司評價中心解釋稱,發展能力下降意味著其業績增長率與資本規模擴張速度處于A股市場上市公司最后水平。而現金流和運營效率成績則意味著企業盈利能力和資信及資產營運效率一般,投資與籌資活動受較大影響,資產效益存在一定瓶頸。

    不過,在分析其半年報后,濟安金信上市公司評價中心指出,其發展能力已由今年一季報的“D”返升至“A”,償債能力和公司資本結構評級有所下滑,分別從“AA”下滑至“A”,“BBB”下滑至“B”。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行業景氣度提升,除了力量鉆石外,業內公司紛紛投資擴產。

    黃河旋風4月7日發布的募資公告顯示,擬計劃向實控人發布定增8-10.5億元,其中8億用于高溫高壓培育鉆石合成車間相關的工程費用。國機精工今年7月發布公告稱,目前有六面頂壓機產能200-300臺/年,今年年底將擴產至400-450臺/年。中兵紅箭今年1月17日公告稱,全資子公司中南鉆石有限公司實施的“年產12萬克拉高溫高壓法寶石級培育金剛石生產線建設項目”已完成批復的全部建設內容,今年將陸續投產。

    國內行業培育鉆石擴產如火如荼,但是否承受消化產能呢?

    以2019年全球鉆石銷售數據為例,2019年全球鉆石珠寶銷售額達790億美元,較2018年增加了10億美元,同比增長1.3%。“但其實在這其中,鉆石毛胚的銷售只有近170多億美元。”上述從事培育鉆石制造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在國際上人工鉆石價格正在出現斷崖式下跌”,根據Rapaport報價體系觀測鉆石報價,“去年上半年,人工鉆石價格是同等規格天然鉆石價格的15%左右。但是到去年下半年,該價格已下跌到12%、13%,到今年已經下跌至10%。”

    據了解,鉆石的行情其價格標準目前全球都是由Rapaport Diamond Report(即RAPAPOR鉆石報告公司)依紐約鉆石交易中心零售成交行情紀錄作為交易。

    “2019年鉆石毛胚的銷售只有近170多億美元,如果其中一半被人工培育鉆石所取代,其市場即85億美元,按照現在正在下跌的人工培育鉆石的價格去推測,那么整個全球人工培育鉆石的市場將并不如想象中一樣樂觀。”該人士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全球市場份額競爭激烈。

    以全球知名廠商Diamond Foundry為例,去年5月,宣布獲得了2億美元的融資,公司估值高達18億美元。有了這筆投資之后,其產能預計在2022年底之前將華盛頓州工廠的年產量提高到500萬克拉。

    此外,去年9月,Diamond Foundry 宣布計劃在西班牙的Trujillo開設其第二家實驗室培育鉆石生產設施,這座占地 322000 平方英尺的工廠將于 2024 年開始生產單晶金剛石芯片,總產量最終將增至 1000 萬克拉。該工廠將專注于生產可用于半導體的工業鉆石,同時還將生產適用于珠寶的傳統實驗室培育鉆石。

    而根據數據顯示,2020年世界培育鉆石總產量約為700萬克拉,中國的產量約為300萬克拉。這意味著,全球培育鉆石產能的釋放將加劇全球市場的競爭。

    技術路線風險

    目前培育鉆石存在兩條路線之爭,即高溫高壓法(HPHT)和化學氣相沉積法(CVD)。高據了解,高溫高壓法是以石墨粉、金屬觸媒粉為主要原料,通過液壓裝置保持恒定的超高溫、高壓條件來模擬天然金剛石結晶條件和生長環境合成出金剛石晶體;化學氣相沉積法是含碳氣體和氧氣混合物在高溫和低于標準大氣壓的壓力下被激發分解,形成活性金剛石碳原子,并通過控制沉積生長條件促使活性金剛石碳原子在基體上沉積交互生長成金剛石單晶。

    根據天風證券研報指出,目前,國內人造金剛石產品生產主要采用高溫高壓法,產能主要集中在中南鉆石、黃河旋風、豫金剛石、力量鉆石等企業。寧波超然和上海征世采用CVD法產培育鉆石。國外則更多采用化學氣相沉積法工藝。

    對比來看,HPHT技術已經比較成熟,生產成本低,生產周期短,效率高,顏色更佳;CVD培育鉆石則純凈度更高,金剛光澤已然可以完全媲美天然鉆石,且由于合成倉更大,更適用于制造大克拉鉆石,并且,CVD鉆石在生長過程中,可以在碳氫化合物氣體中加入致色元素,制造粉鉆、藍鉆、黃鉆等彩色寶石。

    不僅于此,得益于技術、工藝的突破,CVD鉆石生產成本近年下降幅度很快。國金證券相關研報顯示,CVD技術培育1克拉裸鉆的成本,從2008年的4000美元大幅下降至2018年的300至500美元,近三年仍在進一步降低中,毛利率同樣能達到60%以上,這也是諸多國內企業開始布局CVD技術的重要原因。

    “CVD法的門檻主要是機器和人員,CVD法的核心部件要從德國和日本進口。同時需要有經驗的操作團隊,因為配方和溫度都有講究。人員要根據晶體生長情況進行微調,生長過程也比較長,但是出品率比較高。”上述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相比于CVD法,高溫高壓法的技術國內更加成熟,但是產出的培育鉆石普遍較小。“高溫高壓法關上爐子只能聽天由命。”

    他指出,國內現在很多企業投資CVD法,國內除寧波超然和上海征世外,中兵紅箭下屬公司中南研發出了CVD,不過大多數并不是為了首飾鉆石,而是為了未來的工業化應用,包括中科院材料所也是為了未來的半導體應用。

    “當然高溫高壓法也可以在實驗室培育出大克拉鉆石。對于高溫高壓法,做大克拉其實不合算,30克拉至少要保持高溫高壓一個月,光電費就不得了,沒有經濟意義。不停的實驗,總有一次能生長到這個大小,但經濟上毫無意義。”該人士表示,CVD做碎鉆也有利潤,但以后,如果價格繼續下跌就不好說了。“CVD和HPHT的比較,在培育鉆石上,CVD有進步空間,但HPHT目前看不到上升空間。至于未來在半導體的應用,只有CVD法有前景。”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定增時,力量鉆石也關注到了相關技術路線風險,在本次定增的募投項目中,公司表示合計需采購1800 臺六面頂壓機。六面頂壓機即高溫高壓法技術生產培育鉆石的核心設備。

    力量鉆石方面在公告中表示,以及生產培育鉆石的另外一種方法化學氣相沉積法(CVD)在產品品質、生產成本、產品性價比等方面更具優勢,且該方法的使用由歐美等國家逐步滲透至國內,而公司在該領域的技術儲備尚不足時,公司將面臨核心競爭力下降、客戶流失風險,而影響公司營業收入和盈利水平。

    不過,從力量鉆石的財報來看,在維持超80%以上毛利率的同時,研發投入卻相比之下投入不足。

    根據力量鉆石財報顯示,2019年-2021年三年力量鉆石在研發上投入共計不足5000萬元。而對比亦擁有培育鉆石業務的中兵紅箭,2021年研發投入為4.28億元,培育鉆石系列項目為中兵紅箭研發的六個主要的研發項目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披露,2021年中兵紅箭的超硬材料業務及其制品毛利率僅為43.45%,而根據2022年中報顯示,力量鉆石培育鉆石業務的毛利率達83.44%。一位業內人士表示,“力量鉆石培育鉆石業務毛利率高出市場很多”。

    上述從事培育鉆石制造的公司負責人表示,Diamond Foundry從生產設備做到鉆石首飾的終端銷售,進行全產業鏈環節把控,毛利率才能維持在80%以上。同時,該人士表示,該公司去年做了2億美元融資,擁有全產業鏈的培育鉆石供應商整體市值僅18億美元,“對比之下,反觀國內相關公司二級市場估值存在高估。”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華東新聞中心記者
    關注上市公司的資本運作和資本市場中所發生的好玩的事,對未知事物充滿好奇,對已知事物挖掘未知面。
    關注領域:上市公司、券商、新三板。擅長深度報道。
    看着娇妻被一群人蹂躏
    <bdo id="c2e2e"><center id="c2e2e"></center></bdo>
  • <xmp id="c2e2e"><table id="c2e2e"></table>
  • <bdo id="c2e2e"><noscript id="c2e2e"></noscript></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