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c2e2e"><center id="c2e2e"></center></bdo>
  • <xmp id="c2e2e"><table id="c2e2e"></table>
  • <bdo id="c2e2e"><noscript id="c2e2e"></noscript></bdo>
  • “618”物流挑戰:快遞變慢,沖擊銷售

    周應梅2022-06-17 23:22

    經濟觀察報 記者 周應梅  6月16日下午,北京朝陽區一位食品行業產品負責人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小區解封一個多月后終于收到了第一個順豐快遞包裹。此前他所在的小區封控解除后也一直無法寄收順豐快遞,在電商平臺下的訂單有默認發順豐快遞的,超過50天還沒發貨。

    電商“618”大促接近尾聲,今年物流問題是不小的挑戰。多位品牌創始人對經濟觀察報表示,“618”期間物流問題對銷售或利潤產生了明顯的影響。除了速運巨頭順豐,其他快遞公司也普遍存在發貨、配送延遲或無法寄收快遞的問題。

    這種情況也直接反饋到快遞員身上。一位北京的中通快遞員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前段時間站點十多個人就一半人輪流上班,自己也歇了一段時間。因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快遞不讓進小區;另外,前段時間也沒那么多包裹。“618”期間,相較之前包裹變多了,只要有核酸檢測證明,快遞員基本能上班了。

    不過他提到,有些區域,中通也進不了小區,不讓派送。例如,因為最近北京疫情反復,朝陽勁松有的小區快遞就停了,無法派送。“一天也沒多少活兒,有的人就歇著。”

    收不到貨

    上述食品行業負責人所在的小區因疫情原因于4月24日被封控,在5月7日解封之后,一直到6月14日都無法收到順豐快遞。

    他表示,這期間附近有其他小區也無法正常收順豐快遞,也有的是能正常收到。“別的地方寄不過來,我家這邊這一段時間直接停掉了。”

    這位食品行業產品負責人表示,小區解封后,大部分快遞像京東、郵政和“三通”等都能正常接收。“如果說是我家小區的原因,為什么其他快遞都能寄,只有順豐不能。”

    “如果只是生活上其實影響還好,主要是工作上影響較大,因為我們公司也被封控管理了,本周居家辦公,很多需要寄到公司的快遞轉寄到各個負責人的家里,工作很多快遞都是以順豐居多,對工作效率影響較大。”上述食品行業產品負責人表示,這樣的快遞問題很有可能導致項目延期,產品上市時間變晚,以及產品細節把控出問題,進一步導致趕不上節假日銷售。

    上述食品行業產品負責人的家人從電商平臺購買了商品,有商家默認只發順豐,例如有的水果品類和手機品類,導致下單的產品超50天收不到貨。“我是只想買那個東西,并不在乎商家寄什么快遞,但商家就只發順豐,溝通發其他快遞都不行。”

    這位食品行業產品負責人反饋,此前跟順豐客服溝通過,給了一個網點電話,有提到北京順豐有的網點沒有解封。一位北京順豐的快遞員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前段時間北京疫情防控原因,有的中轉場運行比較慢,此前順義區受影響比較大。“正常的話當天就能從中轉場轉走,有問題就不確定要多久。”這位順豐快遞員也提到,現在人員比較充足,今年“618”沒感覺有多忙。

    5月17日,順豐控股(002352.SZ)發布了4月份快遞物流經營數據,速運業務收入和單量均出現下滑。數據顯示,順豐4月速運物流業務營業收入115.06億元,同比下降8.47%。業務量達7.47億票,同比下降10%。

    針對上述小區解封后無法收到順豐快遞的問題,經濟觀察報采訪了順豐方面,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經濟觀察報記者從順豐方面獲悉,今年4月開始,順豐安排了多批快遞小哥加入抗疫保供中,打通封控區最后“100米”配送,參與運送生活必須品等。

    不止順豐,其他快遞公司也存在發不了件或者快遞延遲的情況。上述食品行業產品負責人表示,韻達也存在到不了的情況,此前二三月份下的一個單,發貨地是上海,目前還沒有發貨。“我一直堅持不退,想看這個快遞到底什么時候能寄出來。前兩天,我打電話問了一下,店家反饋本來寄了韻達,但是韻達反饋收不了件,所以現在還沒發貨,讓發其他家快遞也沒有安排。”

    多位上海的消費者也向經濟觀察報反饋,“618”期間在京東購買的電子產品,發的京東快遞單也出現了延遲。有消費者購買了iPhone13,物流單號顯示6月2日到達了上海浦東分揀中心,6月5日顯示發往站點營業部,不過至今未收到快遞。也有消費者表示,5月31日下單的機械師筆記本電腦,6月1發貨后,十幾天過后未收到貨,多次與客服溝通之后未果,目前辦理了退款。還有消費者反饋,自己在京東下單的產品,有的隔兩天就能收到,而有的單會在不同的分揀中心停滯。

    上海財經大學教授、電商研究所所長崔麗麗告訴記者,目前疫情在全國各地還有散發,仍有不少中高風險地區,特別是解封不久的上海,也出現過一些大倉出現陽性的情況。除這些地區以外,物流行業的人力和運力也會受到疫情防控措施的管制,時效和覆蓋區域尚未完全恢復,對“618”活動一定會存在影響。“部分地區因為疫情狀況封控相對較為嚴格,部分快遞公司為了緩解物品積壓,在接單方面也做了調整,以致于影響到部分地區的電商銷售。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公布的數據顯示,5月份快遞物流指數相對4月份出現回升,其中農村快件回升幅度最大,預計6月份會進一步改善。”西南證券首席分析師張剛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

    物流壓力面向商家

    林清軒創始人兼董事長孫來春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說,到“618”這個節點,物流問題90%以上都解決了,之前因為上海封控,物流問題是比較大的挑戰,最近“618”發貨物流疏通情況較好。“今年物流延遲等問題對“618”的影響是肯定的,目前全國依然有部分地區快遞網點是關?;蛘吲渌脱舆t的,例如上海和江浙滬等地區,雖然能送貨,但是存在物流延遲情況,有快遞檢驗環節。”健康食品品牌樂純創始人兼CEO劉丹尼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

    服飾品牌RookieCombo聯合創始人李婧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618”在5月底就開始了,到5月底,物流因疫情受到較大影響。像上海和北京因為疫情防控的原因,“三通一達”這些快遞都還不能正常到達。“從6月15日開始,“618”第二波大促活動開啟后,物流問題情況會好一些,有較好的緩解。”李婧表示。

    6月8日,上海市郵政管理局表示,目前各大快遞轉運中心已經全面恢復,100%投入運營。末端網點根據屬地要求正在推進,預計6月中旬左右,行業攬收水平將恢復到平時日均水平的70%左右。

    不過整個上半年因為物流問題,也進一步導致銷售受到影響。李婧提到,從消費者角度考慮,收快遞不便會降低消費欲望,“快遞都到不了,就不買了,這是大部分人的心態,在今年上半年這樣的情況很明顯。有特別忠實的顧客,特別喜歡一個東西,他也愿意等,但那只是非常少的一部分,從整體來看,物流情況影響了大家的消費熱情。”

    從不同快遞來看,李婧對記者表示,在5月份,上海陸續能發京東快遞、EMS,順豐還有些難度,上海有些地區不能發;相同的時間,中通快遞也不是所有區都能發,還有較大的限制。

    6月,順豐相對來說是正常的,不過下單之前也要看地區差異。“如果連順豐和京東都發不了,那大概率其他快遞也發不了,只能改發郵政EMS。EMS能保證到,不過時效沒有那么快。”

    李婧表示,今年上半年在上海和東北的吉林這些地區,順豐也發不了就會發EMS。“EMS會先說清楚能送到,但因為其他快遞都發不了,壓力就會集中到EMS這邊,所以也不能保證時效。”

    “隨時在調整,不同的物流收件地址會有不同,有時候頁面也會跳出來一些提示,比如可能是風險地區,就會有延遲,發貨正常的就不會有提醒,直接打單就可以。”李婧表示,發快遞情況每天都在變化,快遞公司實時調整,不能發的地區直接打不了快遞單號。

    沖擊銷售

    受物流配送問題、消費大環境等影響,李婧表示周圍朋友也反饋,今年“618”銷售下跌比較厲害。

    “對銷售的影響也是肯定的。用戶下單后因為配送時間變長,或者有的地區送不到,會直接影響銷售。”劉丹尼表示,對樂純本身而言,因為業務有增長,物流問題帶來的影響有所抵消,沒有因為這個問題直接下降,整體呈現是增長的,不過物流確實帶來了負面影響。

    孫來春表示,一個新的問題是物流費用大幅上漲,主要由于汽油價格上漲和此前疫情影響。“在今年‘618’的利潤影響因素中,物流體現得較為明顯一些。”

    為應對物流影響,林清軒在倉庫上進行了多點布局,除了上海倉以外,在義烏、無錫、武漢等地區都進行了多點布局,一定程度上分散了物流問題帶來的壓力。目前,林清軒采取自營物流倉和外部合作兩種方式結合的模式,“尤其是電商倉,簽訂外部第三方供應商,在全國布局分倉是有利的。”孫來春說。

    從整體來看,盡管有物流挑戰,孫來春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說,“618”銷售相比去年同期增長了28%。至于原因,孫來春總結了三點:有貨賣、有品牌、有剛需。

    今年“618”大促,李婧感受較深的還有活動時間拉長了。今年京東“618”大促從5月23日開啟預售,打出滿299減50的活動力度;而天貓的“618”大促活動預售是從5月26日開始,今年跨店滿300減50活動,淘寶跨店滿200減20。不過這樣的跨店滿減活動是分階段進行的,并不是一直從開始就持續到大促結束。李婧表示,“618”跨店滿減活動分兩波,5月底到6月初有一波活動,中間有停歇,第二波活動在6月15日開啟。

    “兩波活動總共的時間感覺到拉長了,跟雙11是一樣的道理,這兩年雙11的活動時間也拉得更長了?;顒訚M減補貼都是商家讓利,平臺讓你變得更便宜吸引消費者,所以商家的利潤越來越低了。”李婧說。

    在劉丹尼印象里,“618”大促時間拉長不新鮮,已經有挺多年了,去年時間也是拉長的,這至少是第三年了,包括雙11活動時間也一直是拉長的。滿減活動補貼一直是商家承擔的。“平臺方現在已經到了一個非常穩定的中后期,已經沒有所謂的流量紅利,因此也沒有來自平臺的補貼。”

    針對商家,今年淘寶和京東也發布了助力措施,京東方面包括降低保證金、返還平臺技術服務費等;淘寶天貓方面,包括快速回款、流量補貼、金融扶持等。

    對于平臺發布的“618”商家助力措施,劉丹尼表示,會有一些作用,但是提升銷售更多還是要看品牌方自己。“我個人覺得回款快可以解決一點現金流的問題,其他沒有太大幫助,有可能對大的品牌是有幫助的。”李婧說。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TMT新聞部記者
    關注并報道TMT(科技、傳媒、通信)領域重大事件,擅長人物采訪、深度報道。
    聯系郵箱:zhouyingmei@eeo.com.cn
    看着娇妻被一群人蹂躏
    <bdo id="c2e2e"><center id="c2e2e"></center></bdo>
  • <xmp id="c2e2e"><table id="c2e2e"></table>
  • <bdo id="c2e2e"><noscript id="c2e2e"></noscript></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