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c2e2e"><center id="c2e2e"></center></bdo>
  • <xmp id="c2e2e"><table id="c2e2e"></table>
  • <bdo id="c2e2e"><noscript id="c2e2e"></noscript></bdo>
  • 胡洪俠|汕頭書游記之八:“渴慕潮汕數十秋”

    胡洪俠夜書房2022-05-16 14:37


    有位朋友今天在“夜書房”公號《持恒書屋李春淮》一文后留言說:“沒摸到貓嗎?”

    我立刻會心一笑。寫持恒書屋竟然不寫貓,知情人會半信半疑你是否真去過。我自然也見到了貓,但我對貓并無特別感情,所以我只顧摸書,沒想到要摸貓。

    且說那天下午,我和姚老師趕到持恒書屋時,其他客人都還沒到。春淮和我們在正屋聊了幾句,就招呼我們去里屋喝茶。我們正要在茶臺旁找個空位子坐,發現不妥:原來我們來遲了,有兩張沙發椅已被占領;占領者并非別人,卻是兩只大肥貓。

    我遲疑了一下,即立在那里,等待貓們聽聞人聲,起身讓路。誰知它們徑自呼呼大睡,一點都沒有讓座的意思。

    我苦笑幾聲,問春淮,它們平日都這樣無禮嗎?

    春淮慈祥地看了一眼那兩只貓,若無其事地說,它們習慣在那里睡啊,那本來就是它們的地方,你們是“外人”啊。

    姚老師說,聽說你們家的真皮沙發都讓貓爪子劃破了?

    春淮近乎得意地笑了,頗帶幾分欣賞的口吻說,那有什么辦法。

    好吧,我繞過兩只睡貓的椅子,走到茶臺一頭找個空位坐下。

    黃挺老師趕到時,我們都出去迎接,之后歸坐喝茶。因貓們繼續午休,位子顯然不夠,我倒要看看春淮如何勸他的寶貝貓離開“貓床”??墒?,我的指望落空了:黃挺老師輕輕走到一張椅子邊時,那只剛才沉睡的肥貓,忽然昂首起身讓座,欣然跳到地面,一聲不吭離開了。我嘆為奇事,說,黃老師,那貓認識你。黃老師微微一笑,不置可否,飄然入座。

    以上都是一句朋友留言點醒的記憶,現在言歸正傳。

    今天我網購的《潮汕史》(上冊)到了。此書由黃挺、陳占山著,杜經國審定,廣東人民出版社2001年7月出版。20年后,下冊《潮汕史》也未能出版。南方+記者曾就此問過黃挺老師,得到的回答是:那本2001年出版的《潮汕史》上冊,時間只寫到明代,也就是16世紀前后?;氐巾n師之后,他繼續研究16世紀之后的潮汕歷史,課題成果擬作《潮汕史》下冊的材料。后來發現若要續完下冊,整本潮汕史的內容預計會超過200萬字,規模太大,有違初衷。且由于上冊出版時間過于久遠,再新出下冊,讀者則不容易找到上冊,因此擱置了這個想法。

    現在我們已經知道,黃挺老師“擱置下冊”的原因,未必是因史料太多,多半緣于他的“潮汕史觀”發生了變化,視野與方法早不是昔日面貌。按原有路子續完下冊,未免削足適履;以新眼光另起爐灶,則不成“上下”之局。

    如此,這“半本”《潮汕史》則有了“版本”意義。此書屬“潮汕文庫”之一種,吳南生作總序。饒宗頤先生不僅為本書題寫書名,還寫了篇《讀后小記》跋尾。如今饒公、吳主席均已去世,眾多潮人潮事今非昔比,潮學的興旺局面似乎也遠遜前些年,這本“上冊”看來只能只身走天涯了。

    吳南生先生的總序倒大有可觀,看來此文非秘書代筆文章,應為他自己傾心撰寫。開頭第一句是“我常?;貞?0年前”。尋常領導的標準序文很少有這樣開頭的。這篇序中講了兩個故事,都是難得的藝壇掌故,且都是作者親歷親聞。一是1962年老舍、曹禺、陽翰笙等一行十幾人參訪潮汕,吳南生特趕回汕頭迎候,親受大師們“珍重潮汕文化遺產”之叮嚀?!翱墒?,”吳南生寫道,“時隔不久,一場史無前例的大災難鋪天蓋地而來,一切都無從說起了?!彼故怯浵铝死仙岬乃木湓姡?/p>

    莫夸騎鶴下揚州,

    渴慕潮汕數十秋;

    得句馳書傲子女,

    春宵聽曲在汕頭。

    另一則掌故則與梅蘭芳與潮劇抄本刻本有關,頭緒甚繁,先行“擱置”,也算呼應《潮汕史》下冊告缺之無奈。


    文/胡洪俠


    版權與免責:以上作品(包括文、圖、音視頻)版權歸發布者【胡洪俠夜書房】所有。本App為發布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服務,不代表經觀的觀點和構成投資等建議
    看着娇妻被一群人蹂躏
    <bdo id="c2e2e"><center id="c2e2e"></center></bdo>
  • <xmp id="c2e2e"><table id="c2e2e"></table>
  • <bdo id="c2e2e"><noscript id="c2e2e"></noscript></bdo>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