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c2e2e"><center id="c2e2e"></center></bdo>
  • <xmp id="c2e2e"><table id="c2e2e"></table>
  • <bdo id="c2e2e"><noscript id="c2e2e"></noscript></bdo>
  • 從“蘋果鏈”到歐萊雅“創新中心”:跨國公司,來去之間|小白商業觀

    陳白2022-05-13 20:16

    陳白/文 近日,半導體行業的全球領軍公司德州儀器(TI)陷入了一場“撤離中國”危機。此前網絡有傳言稱TI已解散上海研發中心MCU團隊,并將原MCU產品線遷往印度。隨后,TI做出回應稱“沒有裁撤任何員工”,但也沒有明確否認將上海MCU產品線遷往印度。

    盡管TI辟謠,但可以看到的是,以蘋果、三星為代表的一批消費電子類跨國公司確實正在轉移自己的生產業務。許多人依然記得2019年時三星宣布關閉中國最后一家工廠的消息,但更為市場憂慮的,是市場占有率更高、市值也更高的蘋果公司將“蘋果鏈”的外遷——今年4月,蘋果宣布其旗下的iPhone13將在印度量產,引發軒然大波。

    不過與此同時,就在5月10日,歐萊雅中國宣布在上海設立了一家新的投資公司,這是歐萊雅集團到目前為止唯一一家設投資公司的分公司,也是上海復工復產期間首家世界500強跨國企業簽署的在華投資項目。

    值得關注的是,按照歐萊雅的定位,中國正在成為其“開放式創新”的靈感策源地之一,過去幾年,歐萊雅中國不僅僅成為其全球三大美妝科技中心之一,同樣也是其增長最快的市場之一。

    這種“創新中心”的定位并不常見。在以往觀察外資的視野里,這些詞語出現得更多——中國工廠、制造業紅利、廉價勞動力優勢等等。如果我們簡單把工業鏈條拆解為從最源頭的研發到中游的原材料采購、工廠生產。再到下游的營銷、售后的話,以往中國市場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多半處于更上游、也相對更外圍的代工制造環節。這一產業最典型的代表,正是被認為在“外遷”轉移至東南亞的“蘋果鏈”。

    今天,從產業的調整和公司的來去中,似乎可以窺見一些結構性的變化正在發生:當“全球最大的市場”已經成為了足以與“全球最完整的制造鏈條”并列的競爭優勢,對于那些業務遍及全球的大型公司來說,區域紅利也正在從上游的制造業紅利轉變為營銷、品牌的創造性紅利上來。

    這種階段性變化在企業戰略調整中能夠找到印證。多年前,當杰夫·伊梅爾特繼任通用電氣 CEO 后,他致力于在通用電氣推動逆向創新和協同創新。所謂逆向創新,就是發達國家企業在全球化過程中,把發展中國家作為創新基地,努力為發展中國家的用戶找到最佳解決方案,最后的產品能夠為全球用戶服務。

    我們可能不得不承認,外資的轉移確實正在發生,但究其原因,更多是過去中國制造所依賴的紅利的消退。人口結構的變化、人力成本的變化,諸多環境的變化都是客觀存在的因素制約。這也是必然趨勢。在國際政治經濟學科的奠基人羅伯特·吉爾平看來,隨著技術和技巧的傳播,一段時間以后,相對于那些上升的競爭者,工業化領導國將喪失越來越多的初始比較優勢。結果,工業和其他經濟活動的重心,將逐步從國際經濟體的中心地帶向邊緣地帶轉移。

    當中國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之時,這種撤退可能在所難免。但就像蘋果、特斯拉取代了沃爾瑪、家樂福為代表的快消公司在中國市場的風頭一樣,浪潮拍打,總有新人。

    從這個角度來說,與其探討公司和產業的轉移撤離,當下更需要做的,是如何為這種市場的轉變,提供更廣闊的生長空間。能不能為這種開放式創新的新需求打開更大的疆域,能不能為企業的創新嘗試賦予更公平、更開放的法治化營商環境,這才是這種新吸引力能夠持續的關鍵所在。

    而對于中國企業來說,這些動宕百年、卻依然保持基業長青的公司依然值得學習。如今歐萊雅中國區域負責人費博瑞的話值得一聽:在任何時代,市場都充滿不同的挑戰,企業要做的,就是永遠要在挑戰中找到機會,下好“先手棋”。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商業評論主筆
    看着娇妻被一群人蹂躏
    <bdo id="c2e2e"><center id="c2e2e"></center></bdo>
  • <xmp id="c2e2e"><table id="c2e2e"></table>
  • <bdo id="c2e2e"><noscript id="c2e2e"></noscript></bdo>